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闖 (第一章)

寫在前面:撒... 本來是沒有想把這篇文也搬來這邊坑大家的。但今天發現,貼吧要求綁手機才能回帖──對於人不在中國的我來說,這與"不能再在那邊更新了"沒啥兩樣。所以嘛......就先搬來這邊,之後要更新會先在鏡壇,湊足一章(每章約4-5節)後才會再發來這邊──因為lofter要發連載文好麻煩(喂)。就先這樣啦~ 如果有在貼吧看文的讀者,還請麻煩幫忙轉達..... 因為我真的無法在那邊回帖了嗯。感謝~!<(_ _)>   


闖  


帶著恍若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神和無所畏懼的笑容,穿著一襲潔白西裝,不帶一絲多餘的動作出現於樓頂。


你就這樣,安靜又輕狂的闖進了我的世界。



帶著些許探究審視的目光和鎮定無畏的氣度,揚著自信自傲的笑容,沉著冷靜的獨自在天台上與我鬥智。


你就這樣,優雅又機敏的探入了我的心底。


※   ※   ※   ※   ※


1-1


   「不快逃的話,直升機就要過來囉!」帶著一臉無辜的笑容,江戶川柯南神色輕鬆的伸手比著正朝著樓頂飛來的直升機,對於自己點燃煙火吸引警察的行為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語氣裡還參雜了些許看好戲的成分。


    聽到眼前小孩的警告,這脫離了原先設想的劇情讓怪盜基德微微的怔愣了下,接著便微微一笑。思索的時候,他的眼角餘光留意到這個自稱為偵探的孩子偷偷地將手藏到後面去。


    今晚他的目的只是前來刺激鈴木女士和跟警察們玩玩捉迷藏,不料竟突然冒出一個不僅僅解開了自己的預告函、還特意到這樓頂來等待自己的國小生。如果現在面對的是一般的刑警,他也許會用另一個辦法留下預告函刺激鈴木女士好偷取漆黑之星。但面對這麼一個有趣又聰明的小朋友,就這樣轉身離開除了可惜之外,應該......也會被對方暗算吧?


    雖然他是挺好奇這個小朋友究竟打算怎麼暗算自己,但多虧了這個小朋友的煙火將那群愚蠢的警察們吸引過來,今晚他的任務也算達成了。眼下,就讓這小孩見識一下怪盜基德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會被抓住的愚蠢之徒算是小小的答謝吧!


    怪盜基德在心裡偷偷地笑著,冷靜的從懷裡取出無線電,裝模作樣的咳了幾聲,他模仿著茶木警官的聲音對著無線電激動的說著:「我是茶木!在杯互城市酒店天台發現怪盜基德!米花、杯戶町附近的巡邏車,米花町上空直升機隊全速到達發現怪盜基德的現場拘捕他!」


    說完,怪盜基德立刻換成中森警官的聲音,對著無線電吼著:「喂,我是中森!告知守在杯戶城市酒店各警員,怪盜基德在天台上!全部的人都上天台去逮捕他!」


    語畢,他優雅的將手中的無線電關掉。怪盜基德欣賞的看著這位自稱是偵探小學生一臉震驚的樣子,在直升機隆隆的背景聲中好整以暇又帶點挑釁地問道:「這樣你滿意了嗎?小偵探?」

 

    要知道,他可是很少在別人面前露這一手的喔!

   

    在江戶川柯南─或者我們說工藤新一─還來不及回應對方挑釁的話語前,怒氣沖沖的中森警官已出現在天台入口處,大聲的對著他一直拼命追捕的怪盜大吼:「怪盜小子,不許動!」


    "這次他們來的倒是挺快的嘛......"怪盜基德在心裡這樣想著,稍稍覺得有點掃興。說實話他還想再和這個有趣的小朋友多相處一下,能解開自己預告函的人他是該對對方獻上一些敬意──這可是身為紳士和大人該有的風度。他可不像這群只會馬後炮的警察們一般,除了對自己大呼小叫之外什麼實質威脅都沒有。


    今晚要不是眼前這個被眾人忽略的小偵探放的煙火,這會他恐怕還得略施小技的讓警察過來。要知道,他可是都已經那麼有誠意的發了寫明了時間地點的預告函給他們了啊!


    看了看四周隨時準備往自己這裡撲來的刑警們,怪盜基德揚起了自信又嘲諷的笑容。他按下了手中的按鈕,背上帶的滑翔翼隨即張開。


    只是,離開前他還是有些話想跟這個自稱是偵探的小朋友說呢!


    在眾刑警跑向自己的同時,怪盜基德不疾不徐的丟下閃光彈阻止了他們的行動。在一片刺眼的光線中,他緩緩的對著那個孩子道:「小朋友,你知道嗎?」


    雖然並不是很看得清楚對方的表情,但從小孩的動作中他知道自己已引起對方的注意──「如果說怪盜是一個技藝精湛,盜取財寶的藝術家的話……那麼偵探就只是跟在怪盜後面吹毛求疵,充其量不過是個評論家的人物罷了。」


    話語一落,怪盜基德迅速的變裝隱入那群前來逮捕自己的刑警中,偷偷的欣賞著自己製造的效果,並在心裡給自己這次的脫逃打了個滿分。


    他留意到,雖然那個小偵探也跟著大家一起看著天空試圖搜尋"怪盜基德"的身影,但從那表情中他清楚這孩子並不相信他真的已經消失在天台上。


    拋下試圖逼迫鈴木夫人拿出真的漆黑之星預告函,怪盜基德安靜的注意那個小偵探的身影,在心裡暗暗的道:

  

   『為你特別演出的脫逃魔術希望你還喜歡,小偵探──還有,長大後可別變成像白馬一樣的怪胎呦!』


TBC.


1-2


    回到家,在密室徹底卸下偽裝的道具後,怪盜基德─或我們說黑羽快斗─走回自己的房間,隨即呈大字型的仰倒在舒適的床舖上,靜靜的看著天花板。


    在回來前,他很好心的用警員的樣子自告奮勇帶那個半夜不睡覺還到處亂跑的小偵探回家。那孩子在聽到這個提議時雖然表現出一副開心的樣子,但他捕捉到對方眼裡一閃而過的厭煩。對於自己好奇探問對方為何會半夜不睡覺跑到樓頂,那孩子竟然用著天真無邪的語氣、揚著無害的笑容對自己道:『因為從來都沒有在大樓屋頂上放過煙火啊!警察叔叔不覺得很好玩嗎?』


    當下他可是盡了十二萬分的努力才控制住自己的臉部表情,並克制自己別伸手捏那孩子看起來軟呼呼的臉。


    見鬼了他要是相信這小鬼的偽裝他就愧為一代怪盜!


    扮演一個優秀且囉囌的警員,他十分盡責責的教誨對方不可以在半夜自己跑出來玩,很危險。結果那孩子在自己說完之前用著更純真無辜的語氣說:「我知道啊!所以我才往有警察叔叔的地方走嘛!」


    語畢還一臉"快誇獎我"的表情,讓自己除了滿頭黑線外也閉上了嘴。

  

    現在想想,也許當時是因為他打擾到了那孩子的思考所以才被這樣對待吧?


   「真是詭異的小孩......」揉了揉頭髮,黑羽快斗喃喃自語著。「不過那個小偵探究竟是什麼人......?難道是那位大偵探的小孩?但沒聽說毛利小五郎還有個兒子啊......唔......還是先睡覺,明天再想這件事。」


    閉上眼,黑羽快斗試圖把今晚和那小偵探短暫鬥智的畫面抹去。在心裡默默念著數字配合呼吸好放鬆入睡─這是寺井曾教他放鬆的方式─畢竟在扮完怪盜基德回來後通常很晚,若是不能很快的放鬆入睡的話會影響到隔天的精神,而這個方法向來很有用......


    除了今天。   


    懊惱的睜開眼,黑羽快斗翻身坐起,有些鬱悶的看著鬧鐘上長短針擺著的角度。半晌,他有些煩躁的伸手抓了抓自己的亂髮,嘆了口氣,認命的走到書桌前打開電腦。


   「......我到底是為什麼要在意一個小孩到這種地步啊!」用著右手支著頭,黑羽快斗此時對那孩子不是沒有怨念的。


    不過如果他知道那個讓他睡不著覺的江戶川柯南─或者我們說被灌下藥後就一直隱藏身分的工藤新一─在回去後也在床上輾轉難眠的話,應該會心理平衡許多吧?


※   ※   ※   ※    ※


    身為小學生的好處就是自由時間多。


    這天,早早放學了的江戶川柯南在跟朋友們道別後就急匆匆的趕到阿笠博士家。


    進了門,隨手將書包安置在玄關處,江戶川柯南便迫不及待的問著眼前好脾氣的白髮科學家:「博士,昨晚拜託你整理的東西呢?」


   「我都放在那張桌上...」看到孩子的身影如箭一般迅速往自己比的方向跑去,阿笠博士搔了搔頭,無奈的嘆氣:「真是...父子倆碰到案件都一個樣。」


    坐在椅子上,江戶川柯南正仔細閱讀著父親所蒐集的資料,並隨手拿著紙筆寫下自己覺得重要的地方。很快的,他便發現奇怪、或是有趣之處─


    最初怪盜基德出現是在十八年前的巴黎,其中消失十年......然後到八年後的現在再次出現。


    "但昨晚看起來那個人似乎最多才二十來歲..."


   「新一,昨晚還順利嗎?」拿著茶杯,阿笠博士關心的問著眼前正用嘴叼著鉛筆思考的小孩。自從昨晚接到電話知道這孩子打算去直接面對這個怪盜後他的神經就沒有放鬆過,就算他知道江戶川柯南的真實身分,但外表看起來江戶川柯南不過就是個七八歲國小生呀!


    他懸著的心一直持續到這個讓人擔心的小孩打了電話報平安之後才有了踏實感,雖然他一直覺得這小孩難得良心發現報平安的主要目的其實是希望他能幫忙找怪盜基德的資料。


   「讓他跑了。」分神的回答阿笠博士的問題,江戶川柯南在看著手中的紙良久後,突然問了個問題:「吶,博士,你覺得怪盜基德也曾被迫被那組織灌下跟我一樣藥物的機率大不大?」


   「......嗄?」


    顯然的,我們的名偵探正因自身離奇的經驗而邁向錯誤的推理之路(誤)。


※   ※   ※   ※   ※


    另一方面,在寺井的幫忙下,黑羽快斗對於昨晚遇見的小偵探也有了初步了解。他發現,毛利小五郎一直都只是個半吊子的偵探,直到這孩子借住在他家之後,"沉睡的毛利小五郎"才出現。


    但有趣的是,他不覺得那孩子像是會甘願為人作嫁衣的樣子。至少,黑羽快斗不相信江戶川柯南會毫無緣由的藏在別人身後推理......那孩子給他的感覺就像是幾個月前在鐘樓上碰到的工藤新一,在和自己對陣時就像是在暗夜中閃閃發亮的寶石一樣,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是說,好像有一陣子沒聽到那個工藤新一的消息了。」黑羽快斗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可能是安分地當個學生去了吧!」


    不管怎麼說,那個和自己一般年紀的偵探與自己想要奪走的寶石沒有什麼太大關連。眼前還是先想想要怎麼盜走漆黑之星比較重要──這樣想著的黑羽快斗又重新專注在這次的行動計劃上。


    於是,太過專心於偷竊計畫的黑羽快斗忽略了江戶川柯南出現的時間點和和工藤新一消失的時間幾乎一模一樣的事實,也同樣錯失了第一時間探查真相的機會。


1-3


   「請各位兩人一組,自己決定一個暗號做識別...」在知道怪盜基德可能已經混進船裡後,茶木警官站在台上要求前來參與宴會的人與同伴設立暗號,希望能多多少少縮小他們的調查範圍。

 

    "如果我已經混進來的話,這方法可就沒用囉!親愛的茶木警官。"此時已經扮成毛利蘭樣子的怪盜基德在心裡默默的嘲諷著那位警官的話語,同時仍不忘彎下身子、對著江戶川柯南道:「用什麼作暗號好呢?」


   「嗄?」轉過身來,一向愛足球成痴的江戶川柯南沒有想太多,附在對方耳邊應道:「我是哈姆斯的話......」


   「我就是雷朋呢!」對足球也有相當了解的怪盜基德迅速的反應過來,本來還打算再多說些什麼,但房裡突然暗了下來、賓客們也因此一片喧嘩。


    一團混亂中,房間屋頂出現的一團煙霧引起大家的注意,穿著白色西裝的怪盜基德隨即出現在大家面前。


   「嘻嘻嘻...有暗號也沒有用。」拉低帽沿,站在高處的怪盜基德一邊把玩著手裡的珍珠一邊笑道:「其實我已把漆黑之星拿到手......」


    話還來不及說完,那位還在自鳴得意的怪盜基德便被鈴木朋子用迷你手槍射擊,中彈後渾身是血的跌落在其中一張宴會桌上。


   「你幹麻這樣!」茶木警官氣急敗壞的質問著鈴木朋子。逮捕犯人的手段有許多種,但殺人絕對不是他們優先選擇的方法之一。況且,怪盜基德雖然讓警方頭痛,但竊盜罪罪不致死。而被盜走的寶石往往過了幾天就會回到警方手中...要說怪盜基德究竟造成了什麼損失,可能只能說每次為了逮捕他而耗損的一些社會成本,死亡的代價太重了。


   「不用擔心,警長先生。」絲毫沒有殺人後的不安或緊張,鈴木朋子氣定神閒的回應。「他還活著呢!」


    在眾人一片驚嘆中,被鈴木朋子扮演怪盜基德真田一三從桌上坐了起來,脫帽在一片掌聲中向賓客們鞠躬致謝。不過他一句:「我與他都是欺人技倆之藝術家。」不僅僅勾起了江戶川柯南對那晚怪盜基德針對怪盜和偵探的評論的回憶,也讓以毛利蘭外表藏身在賓客中的怪盜基德憤怒起來。


    "欺人技倆?"怪盜基德十分不爽的在心裡評論著:"別一竿子打翻整船人...還有,怪盜基德在你們眼裡難道就這點能耐?不露幾手真的是老虎不發威把我當病貓了?唔!糟了......"


    發現那個聰明的小偵探似乎感應到什麼而正四處搜尋的眼神,怪盜基德在心裡自省著自己方才不該太過火大而一時忘了隱藏自己身為怪盜的氣場。


    "還真是不能大意吶......"驚訝於江戶川柯南的敏銳,怪盜基德再次很好的隱匿在人群裡。用著毛利蘭的樣子往那個叫真田一三的表演處靠近,尋思著要怎麼反將這個敢膽假冒自己的傢伙一軍時,那副被富澤雄三因洗牌失手而散落一地的撲克牌給了他靈感。


    將貼上自己留言的撲克牌藏在手中,怪盜基德用著話術把真田一三的注意力移到自己身上。接著,他照著真田一三的指示伸出左手、狀似隨意的挑了張牌,做出抽牌的樣子,將那聲明展露在眾人眼中。


    ─像凱薩被妖后所吸引,我亦在你的身邊。  怪盜基德─


    看著大家因為自己的宣言而亂成一團,怪盜基德在心裡竊笑著。"也差不多該讓你們看看,一個真正技藝精湛的藝術家會如何盜取財寶了呢!"


    右手狀似不經意的拂過胸前,悄悄的讓暗藏機關的小珠子順勢跌落在地。


    "It's show time!"


※   ※   ※   ※   ※

 

1-4

    

   「對不起,有誰可以幫我拾起它。」對著假珍珠滾落的方向的賓客拜託著,看到一名男子蹲下身幫忙時,怪盜基德在心裡默默倒數:"三、二、一!"


    在男子接觸到那個珍珠前,珍珠冒出了煙霧,隨即像鞭炮般的在男子眼前爆炸。


   「珍珠、珍珠爆炸了!」被拜託幫忙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珍珠的男子恐懼的大叫,讓眾人瞬間驚慌了起來。而接連在地上出現並引發小型爆炸的黑珍珠更是成功的讓賓客們驚慌失措。除了紛紛把別在身上的黑珍珠拔下之外,也慌亂的往門口衝去,誰也沒能將警官們那些「請各位鎮定些」的話語聽進耳裡,一心只想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怪盜基德在內心偷笑著,在一片混亂中迅速靠近了被眾人推擠跌倒在地的鈴木朋子。好心扶起她的同時也摸走了她別在胸前的漆黑之星。


   「媽媽你的珍珠也掉了......?」同時間也擠過人群跑過來照顧媽媽的鈴木園子問道。


   「哇呀呀!」被女兒提醒而留意到胸前珍珠不見的事實,原本還能維持冷靜的鈴木朋子驚慌的大叫:「怪盜基德!怪盜基德他偷了漆黑之星!」


    這句話瞬間讓現場更為混亂,在警察們的注意力被這句話給吸引過去的同時,賓客們趁隙紛紛推擠著離開宴會廳。


    唯有江戶川柯南露出了和現場紛亂情形不符的笑容。


    跑到"毛利蘭"身邊,江戶川柯南牢牢的抓住了對方的手。「小蘭姊姊,我們去抓那怪盜吧!」


   「嗄?」正準備藉著一團紛擾逃離的怪盜基德有些詫異,直覺的想要甩開對方的手,卻又有些好奇這個小偵探是不是已經識破自己的偽裝。


    留意到對方一瞬間的遲疑,江戶川柯南回過頭帶有深意的笑著,對著他解釋道:「我知道了!怪盜基德的真實身分!」


※   ※   ※   ※   ※


   「等等,柯南...這裡是機房!」被小偵探一路抓著跑到機房來的、假扮成毛利蘭模樣的怪盜基德一副不解的問道:「怪盜基德真的在這邊?」


    江戶川柯南一邊狀似輕鬆的踢著足球,一邊解釋著為何珍珠在鈴木夫人身上的原因。


   「但你又怎麼知道怪盜基德是誰呢?」很清楚對方並沒有回答自己的疑問,怪盜基德好奇的追問。照這個小偵探的態度看來,似乎真的知道自己假扮毛利蘭的事實。但他並不覺得自己究竟有什麼地方出了什麼差錯......


   「是那張撲克牌。」用頭頂著球,江戶川柯南回答道:「你不是抽出貼有怪盜基德宣言的那張牌嗎?」


   「是沒錯...」故作不解的樣子,怪盜基德在附和對方的同時也迅速的思考自己可能的逃脫方式。「難道那個怪盜基德的真實身分就是那個叫真田的魔術師?」


   「錯了。」身手靈活的換成用腳來操控著足球,江戶川柯南好整以暇的糾正對方:「不是還有一個人可以在牌上動手腳......?」


    停下了所有動作,用著右腳踩著足球,江戶川柯南背對著毛利蘭,問道:「對嗎?小蘭?......不,怪盜基德先生!」


    "唉呀唉呀...真的被這小偵探看破了?"在腦袋中無奈敲著自己,怪盜基德在表面上仍是一派鎮定。"太小看小偵探了。"


    一邊尋思著要怎麼脫逃,怪盜基德一邊佯裝無辜的跟江戶川柯南對話好爭取時間。「我不知道哪顆是真品...」他撐著臉上的笑容辯駁道:「又沒有任何提示。」


   「當鈴木太太謹慎的從小盒子裡拿出黑珍珠的時候,你就已經確認了吧!」絲毫不讓對方有任何藉口,江戶川柯南此時雖然一直半背對著對方,卻相當留意那個人的一舉一動。


   「好嘛...既然你那麼堅持的話,我們就喚那些警察們過來...」靠到牆邊,怪盜基德拿起牆上的話筒,打算再製造另一場混亂。但他還來不及有其他動作,耳邊傳來物體急速劃過空氣的聲音,反射性的往旁邊一閃。定睛一看,那個原本還被江戶川柯南控制在腳下的足球在砸毀那具無辜的電話後掉落在地上。


   「......」傻眼的看著對方,怪盜基德此時突然覺得自己方才在奔跑的過程中沒有甩開對方的手是個錯誤的決定。小偵探腳上穿著的那雙鞋是哪來的危險道具?他的撲克槍殺傷力道都沒有那麼強好不?


   「我可是相當欽佩你這個在警備森嚴的地方來去自如的犯罪藝術家,有機會和你比個高低。」江戶川柯南湛藍的雙眼直視著對方,露出自信的笑容:「但是...優秀的藝術家,通常都是在過世後才出名的...」


    江戶川柯南對著怪盜基德笑道:「我決定成全你,怪盜基德!送你進監獄這個墳墓!」


※   ※   ※   ※   ※


   「呿...好吧,投降。」怪盜基德舉起雙手,露出笑容。「我放棄珍珠。」


    隨手將手上的漆黑之星拋給小偵探,怪盜基德帶著無所謂的笑容、毫無歉意的道:「請你代我向鈴木女士說,打擾她是我的錯。」


    接過對方拋來的寶石,江戶川柯南仍沒放鬆警惕─要知道,他想做的不僅僅是拿回寶石,而是將對方逮捕歸案。


   「哦~對了。」怪盜基德一臉無辜的表情,看著自己身上的洋裝道:「借了那女孩的衣服,她在救生船上睡了......快去幫她吧!她可能會感冒......」


    說到這邊,怪盜基德頓了頓。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他對著眼前似乎有些愣住的江戶川柯南拉出了女性的貼身衣物,陶侃的道:「我向來是個完美主義者喔!」


    話語一落,便趕緊趁著對方還來不及反應之際丟下閃光彈,迅速逃逸。


    "這下無法用原本計畫的方法溜了......"怪盜基德跑到甲板上,今晚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在與小偵探對峙的過程中船已經快要靠岸。咬著牙,他往水裡一跳,忍著刺骨的寒冷朝岸邊游去。


    另一方面,匆匆趕到救生艇地方的江戶川柯南在看到服裝完整的毛利蘭被警察從救生艇中抱出來的時候,在心裡對那個已經逃走的怪盜暗罵道:「好傢伙......」


    下回一定要把你親手送進監獄!


1-5

  

   「呼......」隱匿在港口的陰暗處,因游泳而全身溼透的怪盜基德辛苦的爬上岸,大大的喘了口氣。


    方才在跳水前他已經先跟寺井聯絡過,對方應該三五分鐘內就會趕到這邊。靠在牆上,卸下偽裝後的黑羽快斗靜靜的朝自己方才跳下的那艘山利卑斯號看去。


    "現在那個小偵探應該正為我最後的小小惡作劇而氣惱吧!"黑羽快斗嘴角揚起一個弧度,只是身上吸了水而變得沉重的衣物也提醒著他自己現在的狼狽處境。


    那個叫江戶川柯南的小偵探真的不簡單。自己方才在船上因為那個叫真田一三的魔術師一句:『我與他都是欺人技倆之藝術家。』而不經意散發的氣場。雖然不過短短一瞬,但小偵探卻在第一時間就敏銳的感覺到並四下張望。


   「未來會是個可敬的對手......」喃喃自語著,黑羽快斗試著多少擰乾身上的衣物一點。「不過現在的小學生都這麼厲害嗎?」


    停下折騰身上衣物的雙手,黑羽快斗蹙著眉頭想著方才和江戶川柯南面對面對決的場景。事實上,當對方在一片混亂時抓住自己的手、說是已經知道怪盜基德是誰的時候,他是有些訝異的─畢竟他可是反覆思考了好一陣子才制定好這次的行動計畫,更別提他零失誤的偽裝。


    而在從宴會廳到機房的路上,其實他有無數次的機會可以甩掉對方的手。畢竟不管江戶川柯南再怎麼聰明,也掩蓋不了大人和小孩間的力氣差距,要甩開對方的箝制簡直易如反掌。但是...在看到那孩子在告訴自己他知道怪盜基德的真實身分時、從那雙藍眼睛裡散發出來的光芒後,他訝異於自己竟然會捨不得讓那孩子失望,最後才會導致必須跳水落荒而逃的下場。


   「簡直就像中了盅...」無奈的嘆息著,黑羽快斗悲哀的發現雖然現在自己托那孩子之福罕見的呈現"待救援"的狀態,但他卻絲毫不後悔和那孩子在機房裡相處的時光。「真要不得。」


    耳尖的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音,黑羽快斗迅速的隱匿自己,直到聽到對方用自己熟悉的節奏敲著牆壁時才放鬆警惕,走出自己的藏匿處。


※   ※   ※   ※   ※


    在帶著無辜笑容跟警方和媒體們簡短、又帶點天真的帶過自己跟怪盜面對面的情形後,江戶川柯南悄悄的在大人們還在喧鬧的時候離開那個場地。


    那個怪盜基德可真是抓著了他的軟勒,最後竟然利用自己的對青梅竹馬的關心逃跑......。


   「下次一定要親手把你送進監獄!」握緊拳,江戶川柯南,或我們說工藤新一,在心裡默默的對那個怪盜宣戰。


    不過......仔細想想,這個怪盜也滿特別的。坐在沙發上,江戶川柯南把雙腳曲起,雙手合十的擺在胸前。


    他一開始其實對這個所謂的怪盜基德一點也不感興趣,但那傢伙所編出的暗號引起了他的興趣,而對方在天台上對自己說的那番挑釁的話語更引起了自己的好勝心。


    "絕對要送他進監獄這個墓地"這句話他不是說著玩的,但是......其實在看破怪盜基德的偽裝時,倘若自己真的要把人緝捕歸案的話,最簡單有效的方式就是製造意外把對方身上的假髮假面具給弄掉。畢竟他現在的身分是見不得光的,能低調處理就低調處理。


    但他沒有選擇這樣做,而是把那個人帶到了警方相較之下不會搜查的機房裡─只因對方的聰明才智讓他興起了與他切磋的慾望。


    於是他忽略了自己在外貌上不過是個小學生的事實,也忘記了自己應該隱藏身分好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相反的,他大大方方的在對方面前展現自己的推理能力─而那樣不須隱藏自己能力、可以放手一搏的感覺已經好久沒有體驗到了。


    只是,不管怎麼說,他跟那個怪盜只見過一次面,他到底是憑什麼相信對方不會察覺到不對勁?又憑什麼相信對方不會對自己不利?他自己跑到最前線去暴露自己......倘若因此被那些傢伙知道了就麻煩了吶。


    想到最後,江戶川柯南發現雖然理智上他一直在檢討自己這次似乎有點太過衝動,但心裡卻還是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可以信任那個傢伙。


    "明明是小偷來者..."江戶川柯南搔了搔頭,煩悶的癱軟在沙發上。


    不過是個比較......特別......的小偷。


   「柯南!」從記者會和警察那邊脫身的毛利蘭一路尋了過來,看到江戶川柯南癱在沙發上的樣子,原本想叨唸小孩怎麼又到處亂跑的話吞回肚子裡,關心的問道:「累了嗎?」


   「嗯,有一點。」江戶川柯南揚起笑容,「我們可以回去了嗎?」


    "嘛,反正再想也沒有用。"跳下沙發朝女孩走去,江戶川柯南決定不再去多想。


    不過希望未來還有機會與你較量,怪盜基德。


章一完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