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快新】人物攝影 (2017新一生日賀)

    大概有很多人不知道,工藤新一其實很喜歡攝影。更準確地說,他喜歡用不同的觀點把熟悉的東西重看一遍的感覺,用各種角度去揣摩詮釋熟悉的人事物總能讓他嘴角微微上揚。在命案現場中,透過相片,他細心的從中推敲出事實的真相;而在一般生活中,他樂愛將藉由攝影留下生活中的小細節。

    這點,黑羽快斗深有體會,並十分享受伴侶這項與推理、警察與案件無關的樂趣。

    每當兩人一同出門時,便會見到工藤新一忙著欣賞風景,並三不五時的用著雙手取景。大至都市中那些鱗次櫛比的大廈,小至電線杆旁新生的嫩芽都能引起他的興趣。而黑羽快斗或是湊近一同欣賞,或是用手機留下那人因沉浸於愛好中而柔軟的神色。當偵探發現新目標時,黑羽快斗總愛跟在戀人的後方約莫半步的距離,然後在對方拍好相片後,再次湊近輕輕牽住那人的手繼續他們的探索。

    一般情況下,黑羽快斗對於這樣能增進兩人間親密度的活動可說是相當歡迎,但那是在"正常狀況"下。

    眾所皆知的,工藤新一認真或喜歡於某一件事時,其執著程度可說是幾匹馬都拉不回來的。在案發現場中,不將真相弄個水落石出工藤新一決不罷休;而對福爾摩斯的崇拜,讓他可以將其中的名言、劇情與暗號倒背如流;而在逮犯人身上......曾身為怪盜基德的黑羽快斗可不只一次的因偵探的執著而吃悶虧。將這樣的個性擺到攝影來,變成了讓黑羽快斗無奈苦笑的源頭。

    因為最近工藤新一喜歡上了人物攝影。

    要練習人物攝影,就得有個願意配合的模特兒。考慮到自家父母連人都找不到、常邀服部平次某人會吃醋、路人要肖像權太過麻煩......等眾多理由,自告奮勇的黑羽快斗便理所當然的成了頭號人選。

    一開始,黑羽快斗認為能讓戀人的目光在下班後一直黏在自己身上是件很不錯的事──這點約莫在工藤新一練習人物攝影後的一星期後開始消失。倒不是因為他厭煩了對方專注的目光,而是因為戀人一板一眼的遵循著某些大師們的教導讓他苦不堪言。

    譬如,某個大師曾說過:「不要讓照片上的人保持微笑狀態,除非你只想拍快照。」」

    於是,在工藤宅裡便出現了:「快斗你別一直看著我笑!」與「新一你要我對著你面無表情這樣的難度太高了!」這樣的對話。

    為了讓黑羽快斗不要一直笑,工藤新一開始了偷拍。雖然曾有攝影師說過:「對於偷拍,只要鍥而不捨,幸運女神總會降臨。」但碰上了曾身為怪盜而鍛鍊出的敏銳度與對伴侶目光一向敏感的黑羽快斗,幸運女神實在逮不著機會一顯神蹟。

   「你不是在喝熱巧可力嗎?看我這邊幹嘛?」以為拍到戀人沒有看向自己的照片,卻發現那只是一場空之後,工藤新一忍不住搖著手機抱怨。

   「因為感覺到你的目光啊!」前怪盜萬分無辜的回應。

   「你不是很會演戲?不會裝沒看到啊......」某偵探低下頭,嘴上不滿的嘟囔,但雙耳因對方的話紅了起來。

    這樣的情況不斷的出現,而黑羽快斗的無奈程度與工藤新一的挫敗程度成正相關一直往上不斷攀升。工藤新一不斷拿黑羽快斗當模特兒的日子終結於某一個假日午後。

    那天,工藤新一無意間讀到:「當你拍攝他人的時候,越靠近越好」這樣的建議。

   「呃......新一。」站在開方式廚房、正準備切菜的黑羽快斗放下手中的利器,一頭黑線的詢問斜倚在吧台、距離自己不到五十公分的戀人道:「你在做什麼?」

   「你不用理我,切你的菜就好。」拿著相機,正準備隨時按下拍攝鍵的工藤新一一臉無辜的回答。

   「......。」為了自己雙手的安全與身為戀人的福利,黑羽快斗十分果斷的放棄切菜大業,雙手一伸、身子前傾、吻上他最愛的雙唇與之纏綿。隔天,躺在床上受腰痛所苦的工藤新一認知到"拍攝時越靠近越好"這樣的話並不適用於他與黑羽快斗,並決定放棄人物拍攝這樣高挑戰性的任務。黑羽快斗痛苦與快樂並存的日子就此告一段落,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FIN. 

遲到了的生日賀...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本來差一點就成了悲文,但既然是生賀還是就此打住比較好吧?大家看文愉快~

另,本人命名廢...懇請推薦更好的文名...Orz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