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What I love about you 番外 2-2

(其中有開奎奎醫師本的玩笑,請小心服用)




  悄悄的來到森大樓的樓頂,黑羽快斗看著蹲在大樓角落準備機關的人,半晌後道:「吶,這樣的魔術技法可是騙不過新一的。」

  町田晃被聲音一驚,趕忙看向後頭,見到是黑羽快斗後淡淡問道:「你來這做什麼?」

  「畢竟我被媒體點名可能是怪盜基德了,不努力些要怎麼證明我的清白?」輕輕吹了聲口哨,在附近的白鴿便溫順的飛到了他的肩頭。「為什麼想用怪盜基德的身分偷印度之星?」

  「你這可未審先判了吧?黑羽。」揚起眉,町田晃笑了笑。「我來這邊測試一下魔術機關,為之後的表演做些準備難道不可?再說,警方不是說過,怪盜基德會出沒的大樓是中城大廈嗎?那兒離這裡可得走十幾二十分鐘。」

  「哦~你說警方放出的消息啊?」黑羽快斗一臉輕鬆的樣子,將鴿子變不見後帶著戲謔的笑意道:「那是新一要求放出去的假消息。事實上,那張預告函所說的地點是這裡──這點,警方也很清楚。」

  聞言,町田晃掩藏住心中的不安,輕笑道:「照你的說法,我也被媒體點名為怪盜基德了,不做些事豈不白挨了髒水?」

  「是不是髒水還不一定吧?」黑羽快斗看向了他手裡的機關,淡淡的道:「你準備的機關,正是怪盜基德過去在逃脫時常用的煙霧彈,那邊還有他出場時用來引起警方注意的煙火不是?」

  看了看手裡的機關,町田晃知道這些東西無法瞞過同是魔術師的黑羽快斗,有些無奈的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我對印度之星沒興趣,也沒打算偷那顆寶石。」

  「那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你是基德迷?」黑羽快斗皺著眉問著,放在口袋裡的手悄悄的按下手機的通話鍵。

  「我不是,但我的孫女是。」町田晃露出疼惜的笑容。「沙織她一直非常喜歡怪盜基德的魔術,幾乎沒有錯過任何一場。最後她知道那是怪盜基德的謝幕秀又多難過。」

  黑羽快斗捕捉到對方語氣裡的悲傷,追問道:「她怎麼了嗎?」

  「她生了病,最近要開刀治療,但成功率很低。」町田晃看著手中的魔術道具,語氣帶著沉重。「這幾年已經這樣來回折騰了很多次,她有點放棄希望……。覺得自己死了我們也不用那麼辛苦,怎麼安慰都沒用。前陣子在鼓勵她打起精神來的時候,她對我說她病好的機率比怪盜基德再次出沒的機率還低……」

  「所以你想假扮成怪盜基德鼓舞她?」黑羽快斗蹙起了眉,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被關了該怎麼辦?」

  「如果沙織可以打起精神熬過手術的話,我被關的代價算小的了。」町田晃搖了搖頭。「我只希望她可以重新燃起一絲希望──你不知道,求生意志對久臥病床的人有多重要。」

  無言地看著眼前的前輩,黑羽快斗問道:「你怎麼不問問其他的魔術師,看看有沒有人願意扮成怪盜基德的樣子出現在她面前呢?那樣的話也不需要鬧得這麼大!」

  「怪盜基德有哪一次是沒有預告函就出沒的?」町田晃直接地問著黑羽快斗。「沒有預告函就出沒的話,被她這個基德迷看出破綻怎麼辦?再說,她知道我認識很多魔術師,就算真的出現在她眼前,想來她也只會當成是我找人來安慰她的伎倆而已。」

  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黑羽快斗苦惱的看著眼前這位為了自己孫女而堅持的前輩。半晌後開口:「那麼,現在已經報導的如火如荼,讓我扮成怪盜基德出現在她窗邊裝成正從行竊的路上歸來總行了吧?」

  「你家那位可是大名鼎鼎的犯罪剋星,他會讓你這樣做?再說,你獨自經過的話可沒有警察跟在你後頭,怎麼樣都不會像真的……我要讓她能完全相信,不能出任何差錯。」町田晃別過頭,看著東京的夜色,半晌後道:「黑羽你離開吧!這件事,就算真的被抓我也毫無怨言的。」

  「即使現在被抓也無所謂?」工藤新一倚在頂樓門邊,他方才已經透過手機聽到了大部分的對話。無視町田晃聞言轉過來時的眼裡的驚詫和憤怒,工藤新一自在地走到黑羽快斗的旁邊。「町田先生,基德這件事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了,您還是堅持要繼續錯下去嗎?您的孫女知道後,難道不會更認為自己是負擔而憂鬱?」

  「我……」

  「再說,如果您的孫女真的是基德迷的話,對於基德十年後的莫名出現恐怕也還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吧?」工藤新一續道:「畢竟那傢伙那麼高調的謝幕了。」

  「自首吧!町田先生。」黑羽快斗真切的勸著這位自己欣賞的前輩。「別再繼續錯下去了。」

  「啊……」其實也不是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並不可取,也在孫女看到新聞報導時那一臉意興闌珊的樣子就知道她可能並不相信這次的事件。但是,即便是那麼一點渺茫的希望他還是不想放棄。

  「您的孫女是在哪間醫院?」

  「啊?她是在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

  「要不要考慮和東京都米花大學附屬醫院的醫生諮詢?」工藤新一問道:「我恰好認識那邊的幾個醫生,其中一個姓工藤的外科醫生和姓黑羽的麻醉醫生有天才之稱,循環器內科的宮野主任也是該領域的佼佼者。」

  「啊,白馬醫師和服部醫師雖然和我不大對盤,但作為醫師他們也算是頂尖人物。」黑羽快斗補充道:「我跟新一也許可以幫你問問看?他們都很忙,但是艱難的個案反倒能引起他們的興趣,如果由他們來安排治療方案的話也許會有轉機也不一定?」

    ※  ※  ※  ※  ※

  「難得看到新一會用特權呢!」和工藤新一一同送町田晃去警局自首後,黑羽快斗在回家的路上感嘆著。

  「是嗎?」工藤新一倒是很平淡。他確實是很少使用特權,不過每次用的時候似乎都是為了身邊這個傢伙。和沒將怪盜基德的身分拆穿、還請人將相關檔案封鎖相比,這次他不過佯裝是和朋友到警局一敘而避過在警局守株待兔的記者們、對警官稍稍拜託低調處理而已,實在不算用上了什麼特權。

  「是啊!」黑羽快斗慢下了腳步,在工藤新一疑惑的轉過頭來時笑著對對方說:「吶,新一,謝謝你。」

  從預告函出來之後就一直相信自己、在發現可能是自己尊敬的前輩後的那句:『我去就好』。自己決定去面對時,沒多說什麼便支持自己的決定,到最後還在警局為那位前輩說話。

  他真的很感謝自己能有這樣懂得自己的伴侶。

  「……笨蛋。」工藤新一別過頭,繼續往家的方向走,聽到後頭跟上的腳步聲時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他很慶幸,黑羽快斗不用面對他和小蘭曾經嘗過的痛苦。

  「吶,新一,聽說今天是別的國家的情人節喔!」走在戀人身旁,黑羽快斗顯然心情很好。「又叫七夕來者。」

  「那又怎樣?」

  「我們也來慶祝吧~!」黑羽快斗道:「也算是慶祝這件事有了個結果?」

  「慶祝的話,生魚片最好吧?」

  「所以新一答應了。」雙耳自動過濾不想聽到的話,黑羽快斗輕快的接道:「食物方面就由我全權處理,新一你就好好的期待今天晚上的情人節大餐吧~!」

 

END.


順利在美國時間情人節過完前完結這篇啦~(心) 大家情人節快樂!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