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絕對領域─大家都說我們是官配

寫在前面:本文的設定是借用晞的青梅竹馬設定,兩人都是高中生且新一知道快斗就是怪盜 WWWWW


  週六早晨,是一般人用來還在週間所欠下的睡眠債的絕佳時機,而身為平成年代的福爾摩斯自然也不免俗的在被窩裡睡的香甜。只可惜,有人並不這麼想。


  咕~咕咕~咕咕咕~


  往舒適的被窩窩去,工藤新一不悅的皺了皺眉。


  咕咕咕~~咕~咕咕


    在被窩裡的工藤新一伸手將床上的另一個抱枕往窗戶一丟,一個完美的拋物線讓抱枕漂亮的在關著的窗子上發出砰的聲響,外頭的聲音也安靜了下來,於是工藤新一又陷入沉沉的夢境──


  但就在他快墜入沉睡的一刻,不僅僅傳來咕咕聲,更傳來窗戶玻璃被撼動的喀拉聲響。


  「......!」萬分不悅的睜開雙眼,工藤新一湛藍的眼裡有著風暴,往窗外掃視一眼後,毫不猶豫地從床頭櫃上拿起手機,修長的指頭在上方流暢的按了幾個按鍵後,才剛接通便對對方怒吼:「黑羽快斗你最好有很好的理由,不然下次我就讓中森警官把寶石藏到魚肚子裡去!」


  「哎哎,新一你火氣別那麼大啊!」電話的擴音系統十分完美的將對方慵懶的音調呈現在偵探的耳裡,工藤新一可以毫不費力的將對方那欠揍的笑容和這可惡的聲音結合在一起。「今天可是特殊的日子吶。」


  「你指你第41次行動失敗嗎?手下敗將?」怒火正炙的工藤新一毫不猶豫的哪邊痛就往哪邊踩,自家竹馬的痛腳在哪他可是再清楚不過──只可惜,這點同樣適用於對方。


  「是啊,我就是指我第41次成功從你手上脫逃呢!名偵探。」黑羽快斗的語調不再慵懶,仔細聽的話還帶有一絲咬牙切齒的味道。


  「你想吵架嗎?」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工藤新一知道自己今天要再睡回籠覺的機會微乎其微,便認命的下了床。他拉開窗簾、打開窗戶,將窗外的幾隻鴿子給放進溫暖的房間裡。鴿子們親暱的窩在他的肩上,就像這是再尋常不過的事一般。


  「才不是呢!」黑羽快斗帶著不滿的聲音傳了過來。「今天是二月十四號,想起什麼了沒啊?新一?」


  「二月十四?」工藤新一懶洋洋的將窗戶關了起來,看了看桌上的月曆才恍然大悟。「結果出來了?」


  「是啊!似乎還有特別版。」在自己家中,黑羽快斗看著方才從郵筒中拿回屋裡的報紙道:「如何?要來我家一起看嗎?」


  「半小時,還有,我要一杯熱咖啡......」


  「還有鬆餅和楓糖是吧?好啦!我會弄。」


※  ※  ※  ※  ※


  「喏,上次是我贏你,上上次是你贏我。」在工藤新一享受鬆餅和咖啡的時候,黑羽快斗拿出了一本小巧的筆記本念著。「不過以巧克力總數來說的話是我贏你。」


  「但那是因為我曾公開說過我不喜歡巧克力的關係。」即便是吃著東西,工藤新一也不會讓對方在嘴上佔上風。「而且他們每年所取的樣本數也增加,不能這樣比。」


  「打平就打平,這次會定出勝負的。」黑羽快斗揚了揚手中的報紙,上放印著怪盜基德昨晚竊盜的細節,在旁邊的各版介紹中,有一個充滿粉色的標題:【女性最想送&收到巧克力的男性排名】


  「這次我一定會贏,別以為你特地選在他們調查時頻繁出沒就可以賺到票數。」工藤新一將眼前的盤子一推,隨意地拿過旁邊的紙巾擦了擦嘴。

 

  「你明明也沾了我這怪盜基德的光!」黑羽快斗不滿的別了別嘴,他這個怪盜不好做啊!要有上報率就得做苦工,眼前這個人則是一有命案懸案就可以有訪問的鏡頭呢!「有提到怪盜基德就會順便提到你,你看看我幫你打了多少知名度。」


  「這種知名度我才不要。」工藤新一對對方翻了個白眼。「喏,你不是說還有什麼特別篇?」


  「嗯,特別版的題目是"想看他們倆個在一起"。」黑羽快斗指了指粉色標題的下方。「不過我還沒看內容就是。」


  「先看重要部分吧!」工藤新一湛藍的雙眼染上了一絲認真。「喏,這次要賭什麼?」


  「......輸的幫贏的人做三個月早餐和便當?」黑羽快斗思考了會,說出自己的想法。


  「你認真的?」雖然不覺得自己會輸,但工藤新一十分有良心的使用疑問句以提醒對方──自己可是連切菜都切的零零落落,如果輸的話,他煮飯事小,兩個人都進醫院看腸胃科可就麻煩了。


  「不我說笑的。」立刻駁回自己的提案,黑羽快斗問道:「那你有什麼想法嗎?」


  「輸的人在對方生日那天要扮成對方的模樣在學校一整天,而且不可以拿另一個人的身分胡鬧你說如何?」想到之前兩人生日時的慘況,工藤新一認為這是最好的賭資。


  「好!一言為定!」想到那群瘋狂粉絲的樣子黑羽快斗就覺得頭皮發麻,二話不說地答應了這個賭約。「那我要翻開囉!」


  「嗯。」


  黑羽快斗將報紙翻到【女性最想送&收到巧克力的男性排名】那一版,看到結果的瞬間他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只見上面報紙用了工藤新一破案時的照片,前方綴有大大的第一位的字樣。而怪盜基德的資料照則是在工藤新一的照片下方,得到了第二位,且兩者的巧克力數差了數千個。


  「那麼,五月四號那天就麻煩你啦!快斗。」從旁瞥了一眼結果的工藤新一愜意的喝了一口咖啡,欣賞自家青梅竹馬臉上難得一現的驚詫神情。「我會好好期待的──哦,還有,要能瞞過小蘭和灰原才算任務達成。」


  「可惡啊......」黑羽快斗被青梅竹馬刺激的心情更不好了,但想想也不過代替對方接受巧克力和聽告白而已,倒是對方最後附加的那個條件有些困難。但輕易言敗就不是黑羽快斗了,是以,高挑戰性的任務讓他很快的滿血復活。「等著瞧吧!一定讓你見識什麼叫做完美的偽裝!」


  「嗨嗨,我會拭目以待。」將那個棘手的日子拋出去之後,工藤新一顯然心情很好。「你不是說還有什麼特別標題嗎?」


  「喔,那個啊......」輸了這次比賽的黑羽快斗顯得有些意興闌珊,他將報紙翻了頁,映入眼簾的字讓他的眉頭高高挑起。


  「怎麼了?」留意到對方奇怪的反應,工藤新一探頭過去,看到上方出現自己的名字時介意起來。將報紙從已然傻愣住的竹馬手中奪了過來。「官配......最想看到他們兩個在一起?......為什麼我會跟你擺在一起啊?!」


  「嘖嘖,你以為我想嗎?」黑羽快斗沒好氣的回應。「想看怪盜和偵探的相愛相殺是什麼東西?」


  「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工藤新一已然被上方的文字弄得昏頭轉向。「在屋頂上的愛的追逐又是從哪來的?我明明很認真的想逮到你好嗎?」


  「哦?」


  「......你懷疑?」


  「真的會把我送進監獄?」


  「昨天是因為你是為了幫了那位婦人的忙所以我才放你走的。」


  「上次呢?」


  「你救了小蘭。」


  「再上上次呢?」


  「......你保護了那幾個小學生。」

 

  「承認吧,新一,其實你沒那麼想抓我的。」


FIN.


评论(1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