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姓氏與名字

晞:

※ 新一與快斗是竹馬的話 IF

※ 拜小星的留言所賜的腦補

※ 對話大多參考自動畫473話: 工藤新一少年的冒險後篇

※ 看情況可能會變成長篇的短篇

※ OOC

 
 
 

【姓氏與名字】

 
 
 

聽見竹馬自老遠喊著自己的名字跑來,新一低頭並停下前進的步伐。在腳步聲消失後火速轉身,對上對方的眼睛,聲量不自然地上揚。「真是的,不是說了嗎!在學校別喊我的名字!多難為情!」

 

「但新一就是新一啊。」快斗無辜地實話實說。

 

「叫我工藤君! 我也會喊你黑羽君的。」新一卻是一臉堅決。

 

「誒?!」

 

「因為我們不能總像小孩一樣。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啦,黑羽君。」被『快長大吧』發言一擊倒地的快斗,並沒有留意到急步逃離現場的發言者臉上不自然的紅。

 
 
 

住處相近的兩人放學難免會遇上。平常明明爭吵不休,今天卻止於互道問候,一路閉口不語。


雖然如此,兩人的視線仍會有意無意掃過對方,後又快速別過。


直至走到居住的社區,某孩子終於沉不著氣開口。然而,多次叫喚對方卻沒得到想像中的回應,孩子只好戲劇性的翻過白眼,另尋他法。

 

淘氣的灰藍轉了轉,便回復之前的神采。

 

「是說,老師教導我們,對年長的人要尊敬。」察覺到另一孩子的頭較之前別得更多,孩子知道已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就繼續自說自話。「長大了的我們更應該這麼做。」『長大』二字的咬字不尋常地重。

 

另一孩子雖無表示,但前進的步伐明顯緩了過來,轉為並肩而行。「老師還說,尊敬要從細節做起,像稱呼要對,要禮讓什麼的。」

 

聽見旁邊傳來細微的附議音節,孩子彷彿得到莫大鼓勵,陳述後續推論更是自信滿滿。

 

「所以,新一比我年長,我也得尊敬新一才對。」被稱作新一的孩子連忙點頭附議,頭亦因此暗自微仰。

 

與此同時,孩子快步繞到新一面前,止著他的去路,以愉快的語調落下結論。

 

「換句話說,我不應該喊新一作新一,應該喊『新一哥哥』才對。你說對嗎,新、一、哥、哥?」話畢,新一不知為何呆立當場。

 

「畢竟,新一不喜歡我喊新一的話,我就只能喊新一哥哥了……」歪頭思考的孩子就如解決一道難題般輕鬆,露出燦爛的笑臉直向新一靠攏以尋求贊同。

 

也許是夕陽的餘光晃了雙眼,或是心中的不明情愫,看著面前真誠的灰藍眼眸,許是新一亦鬼使神差地點頭默許。

 
 
 

「新一哥哥」的稱謂並沒存在很久。

 

正確來說,在有希子聽到的第一次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更正: 是於有希子的嘲笑,新一的狠瞪與冷落下戛然而止。

 

自當天被有希子撞破兩人的對話場面,兩人不僅沒再一起玩耍,連話都沒講過半句。除了家裡到學校的必經之路外,壓根碰都沒法碰到面。

 

這幾天,快斗受盡了新一的冷淡對待。

 

可是,以兩家的關係,要完全避而不見還是不可能的。特別適逢週末茶會,父母聊天之時,兩小孩就只好強制一起在旁邊待。

 

想當然爾,這週的獨處時間仍舊於沉默中渡過。共處一室的孩子們各做各的,場面好不尷尬。

 

當兩人以為今後大概也得這樣過時,魔咒卻被輕而易舉地打破。

 

瓷器相碰的聲響不過瞬間,新一即想起對方對飲料添滿不久毫不知情。出於本能喊住快斗將他拉過,慌忙地確認他是否受傷。得悉他安全後意識到自己的失誤,便鬆手扭頭改正稱謂。

 

「不要! 喊我快斗! 快斗就好!」回過神來的快斗聽到疏遠的稱謂不禁慌張起來,急忙以抓浮木的力度抓緊剛離開的手臂。

 

兩人就此膠著對望。

 

首先退下的是天藍眼眸。

 

「你覺得沒關係的話,我也沒所謂啦……」

 

「真的? 太好啦!!!」盯著撲過來抱緊自己的竹馬,新一無奈地嘆了口氣。


「那日後也請多多指教哦? 新、一。」高興之餘,見習魔術師仍不忘補上玫瑰與招牌笑臉。

 
 

從此,「新一」與「快斗」一直都保持著互喊名字的關係。


---------------------------------------------------------------------------- 
 
完成後的第一想法: 腦補真可怕。 
提起竹馬就讓我想起那集動畫,然後就想像替換成新一快斗的話會怎麼樣而產生的文。 
孩子的直線邏輯糾結很久,希望不會過度OOC。 
翻譯過來非常痛苦,才知道自己的中文退步得不成樣子。

评论
热度(38)
  1. 向日奎的秘密花園沐風旋舞 (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
  2. 沐風旋舞 (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