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The Amethyst Dream 紫水晶之夢 By Luna Darkside

The Amethyst Dream紫水晶之夢 

By Luna Darkside

https://www.fanfiction.net/s/8680695/1/The-Amethyst-Dream

翻譯:沐風旋舞


  這不可能發生!

  他,那個有著怪盜基德、月光下的魔術師、平成年代的亞森羅蘋、完美……等稱號的人,不可能在偷竊當天生病!

  黑羽快斗將自己的臉埋在枕頭半秒後發現這是一個極端愚蠢的行為,他翻過身平躺在床上,往空氣揮拳猛烈的發洩他的不滿。

  為什麼偏偏是今天?他昨天連一點感冒跡象都沒有!

  〈事實上,黑羽快斗有注意到他最近經常打噴嚏、而且他的頭已經痛了好幾天,但他把這些徵狀全推為某偵探很想他,還有他可能沒有攝取足夠的水分。〉

  但這不是重點。他的下一個偷竊行動在七小時後即將開始,而他現在卻只能倒在床上休息。寺井在英格蘭還西班牙度長假,而黑羽千影……天曉得她去哪了。

  黑羽快斗現在只能靠他自己。他已經喝了數公升的茶、不斷地換下自己額頭上的濕毛巾,並希望退燒藥可以降低自己的發燒症狀,好讓他可以完成這場竊盜行動。

  但他所嘗試的種種方法似乎沒有半點作用。

  黑羽快斗咒罵著,將他亂糟糟的瀏海往後撥,他的手輕輕地拂過發燙的額頭。“我的天!我真的很燙。〈註一〉”他模模糊糊的想著,在想到這個詞可以表示的另一個意義時,一個帶著微微上揚的狂妄弧度出現在他的唇角。

  他把薄毯稍稍拉高,輕輕的呼吸,不過連這樣的聲響在這空曠的房間裡都被無限放大。“我到底該拿今晚的行動怎麼辦?”黑羽快斗想著,他覺得的視線有點模糊。

  突然間,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黑羽快斗被大門那傳來的敲門聲嚇到。過一會,傳來門鎖被打開的聲音讓黑羽快斗的眉頭微蹙並擔憂起來──誰會在中午闖他家的空門?

  魔術師掙扎著試圖從床上起身,但他的行動因病魔而遲緩,就像是在沙地中行走一般。不過世界在他的眼前旋轉,黑羽快斗的上半身跌落在地毯上發出沉悶的聲響,下半身卻仍在床上。

  「天啊!黑羽你還好嗎?」黑羽快斗下一個有印象的事情是一雙強壯的手臂輕柔的扶著他,幫助他回到床上。

  “這是一個多麼有同理心的搶匪啊!”黑羽快斗想著,閉上眼想強迫他眼前的世界停止旋轉。

  「喂!我認真的!黑羽你還好吧?」

  一個虛幻的笑容浮過黑羽快斗的唇角。“這個搶匪的聲音跟新一一模一樣!不過新一不會想要在下午一點來看看我是不是還活著,更何況這是上課時間。而且新一應該也不會把我扶回床上……”

  「黑羽快斗,我發誓如果你不在四秒內回答我的問題的話,我會讓你的生命長度縮短非常多!」

  ……新一?

  「……新一?」黑羽快斗嘶啞的叫出聲來。他微微的張開他的眼睛,便看到那對亮眼的寶藍雙眼正凝視著自己,那雙眼裡還有著焦慮。

  工藤新一往後退了一步,一手壓了壓太陽穴道:「這很明顯吧!」

  黑羽快斗睜大眼睛看著和他相似的身影。工藤新一身穿江古田深藍的制服,頭髮整齊中帶點凌亂,比自己要稍稍高一點。偵探心裡有時候是很會挖苦或嘲諷人的,但這在黑羽快斗的眼裡充滿魅力。工藤新一的皮膚有些蒼白,但不是病態的那種,而是更像瓷娃娃那樣的白皙。這種種特質都近乎完美,而且他的動作又是那麼的自然又富有魅力。

  基本上,工藤新一是全宇宙最性感的人,而黑羽快斗十分清楚自己究竟是怎麼喜歡上對方的。

  當工藤新一在學期初轉到江古田高中的時候,黑羽快斗應該是所有人當中最訝異的那個,畢竟在他最後一次見到工藤新一時對方還是個六歲孩子的模樣,更別提這個人一直以來都是米花高中的學生。

  也因此,黑羽快斗試著和這個嚴肅又有點孤僻的偵探交朋友,從而瞭解他那種需要稍稍思考後才能理解的冷幽默,以及他是因為和毛利蘭之間的關係變得太過奇怪才轉來的。

  『我不愛她。』工藤新一承認。

  在說那句話時,工藤新一看起來是那麼的失落但又那麼的肯定。黑羽快斗便知道他早已對工藤新一神魂顛倒。

  要隱瞞對方自己就是怪盜基德這件事十分困難。那個聰明的偵探不是沒懷疑過,但黑羽快斗非常努力的將所有證據〈還有那個想要把他那套“基德理論"宣傳給任何人的白馬探〉都或藏或趕的讓他們離工藤新一遠遠的。雖然他是那麼喜歡工藤新一,但黑羽快斗早已接受偵探極可能不會喜歡自己。而且如果自己告訴對方這個秘密,工藤新一很可能會直接把自己送進監獄──這是個令人心碎的事實。

  「我是來這邊看你。」工藤新一的聲音把黑羽快斗拉回現實,「但你卻是這種反應。我必須翹課,而且你知道米原老師對這種事可不會太高興。」

  「我知道,我知道。」黑羽快斗回應著,他連自己的聲音也聽的模模糊糊。「你不需要來的。」

  「嗯……我並不想這樣說,但你看起來就像是快死了的樣子。」工藤新一冷冷回道。他朝四周看了看一會才找到溫度計。「好了,張開嘴。」工藤新一要求著,並用那根玻璃棒輕拍黑羽快斗的嘴唇,像是在玩耍一般,這動作讓黑羽快斗微微顫抖。

  黑羽快斗老實的張開嘴,工藤新一立刻將溫度計塞了進去,一會他將溫度計拿了出來,上方的刻度讓他眉頭高高的挑起。「黑羽,你知道已經燒到39.5度了嗎?」

  「不知道。」

  工藤新一嘆了口氣,他看了看下散佈著退燒藥的床頭櫃和那上頭僅存的半杯茶水。「……看來我有很多事要做。」

  黑羽快斗的意識在工藤新一將江古田制服外套脫下時緩緩的漂離。

  ※   ※   ※   ※

  黑羽快斗醒了過來,他並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他覺得有些絕望──如果偷竊行動的時間已經過了怎麼辦?

  房門在工藤新一進來時發出輕微的吱吱聲,工藤新一手上拿著一個藥瓶和一條新毛巾。他很快的發現黑羽快斗似乎有意識。「你醒啦?」

  「快告訴我現在幾點了!」黑羽快斗嘶啞的問著。他快速的坐直身體,頭卻因他的動作而暈眩不已。一條溫暖的、潮濕的毛巾從他的額頭上掉落在腿上,但這並未引起他的注意。

  工藤新一眨了眨眼。「晚上七點,怎麼了?」

  「該死!」黑羽快斗咒罵著,試圖想離開床舖,但工藤新一很快的將藥瓶和毛巾放下並強迫他躺下。

  「我會遲到的!」在工藤新一制住他的肩膀時黑羽快斗呻吟著。

  「遲到什麼?」工藤新一沒好氣地問。

  「偷……」黑羽快斗的視線開始模糊。「偷……」

  他在昏迷前最後聽到的,是工藤新一冷淡且壓低的聲音。

  「偷竊……嗎?」


※  ※  ※  ※ 


  當黑羽快斗再次清醒時,他感覺到有什麼讓他的胃不舒服,但這絕不是因為飢餓的緣故。他往時鐘的方向瞟一眼,上面顯示現在已經超過晚上八點。而他,那個完美的、華麗的、奪人眼球的怪盜基德……

  ……錯過了精心設計的竊盜秀。

  黑羽快斗呻吟著用雙手摀住了臉。他身體無庸置疑的已經好多了,現在他可以自由行動而不感到頭暈目眩的像是身處於萬花筒一般。但錯過自己一手安排的竊盜行動實在太扯了!更別提他依稀記得自己似乎在發高燒的時候對工藤新一說溜了嘴。

  想到這邊,工藤新一人呢?

  黑羽快斗看了看空空的房間,他父親的肖像似乎沒被移動過──對此他萬分感謝。但工藤新一似乎不在這房子的任何地方。

  “他可能不想和我有任何關係。”黑羽快斗想著,在心裡做了個鬼臉。“得來看這次的竊盜行動……他們會怎麼說我呢?”

  黑羽快斗穿上一件夾克然後蹣跚的走出房間,一路扶著牆壁支撐著自己走到客廳。他重重的跌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然後差點被螢幕上的畫面嚇死。

  【怪盜基德的偷竊行動】佔據了頭條版面,黑羽快斗難以置信的看著螢幕上那個戴著白色禮帽、套著白西裝、披著白披風、穿著白鞋、戴著單眼鏡片、結著紅領帶、穿著藍襯衫的怪盜基德靈巧的站在高處看著俯視高度戒備的警務人員。從畫面上看起來,那個假基德和刑警們是在一個巨大的圓頂展示廳對峙,應該是長崎博物館──那個他原先規劃的竊盜行動的地點。

  「看來紫水晶之夢是我的了!」那個假基德帶著勝利的、和基德十分相像的語調大喊。他一手握著那顆燦爛的紫色寶石,另一手握著撲克牌槍。假基德閉上了一隻眼瞄準,射出的撲克牌打中那空空展示櫃上方的燈具,現場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那片黑暗伴隨著一聲巨響,回聲充斥在整個展示廳中,然後突然整個電視畫面被一整片的粉紅煙霧給佔據。

  黑羽快斗震驚的無法動彈。

  這次的紫水晶之夢竊盜案可能不會因為它是怪盜基德最完美、或最傑出犯罪而被眾人記住,但犯案過程乾淨俐落、而且與怪盜基德的慣用手法十分相像──只除了,這位竊盜者並非怪盜基德本尊。

  黑羽快斗終於回過神來,他瞄了瞄電視的角落,非常慶幸這是實況轉播。

  「那位“怪盜基德"和我可得好好談談。」黑羽快斗咬牙切齒的說著,轉身跑出家門。


 ※  ※  ※  ※  ※


  痛苦的奔跑了十幾分鐘後,黑羽快斗終於抵達長崎博物館前,喘著氣,他站在那群正在歡呼的怪盜基德粉絲的邊緣。

  「要怎麼穿過這群人啊?」他忍不住大聲的哀嘆。

  突然間,他眼角餘光捕捉到一個正準備離開人群的女孩,那個女生有些狂野的樣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讓黑羽快斗好奇的點是那個女孩本身──簡單來說,這少女是他見過最美的。她將一頭棕色髮絲高高的盤起、有幾根不馴的髮絲翹起,她的脖子纖長。這個女孩身上的藍領洋裝依偎在她苗條的身上,很好的襯托出她那雙藍眼睛。她裙襬下露出的腿優雅有型,腳上穿著一雙白色鞋子。她穿著一件西裝外套,並揹著一個設計師包款。

  最讓他訝異的是,這個女孩看起來很眼熟。

  “哇!”黑羽快斗眨了眨眼,未經思考便已擋在對方眼前。「嗯……」

  那個女孩瞪了他一眼,「見鬼。」

  黑羽快斗揚起了一邊的眉毛,留意到她有著比一般少女要來的低沉的聲線。「我們見過面嗎?」

  她不置可否的聳聳肩,這樣一個細微的動作讓她的裙擺微微揚起。

  他凝視著她那如瓷娃娃般白皙的膚色和動作……

  然後他靈光乍現。

  「喔!」黑羽快斗驚叫出聲來,臉頰脹紅。「新……」

  她雙眼倏地瞪大,伸手試圖制止他,低聲道:「別……」

  不幸的是〈或幸運的是,看你個人觀點〉,那個女孩出手的角度並不佳,於是“她”的攻擊導致他們兩個都向後倒去,那個“女孩”在上,這個動作最終的影響是──兩人的脣辦恰巧的交疊在一起。

  兩人跌倒後發生的事情很難用“純潔”來形容。黑羽快斗決定好好的利用這大好時機,將這因意外而接觸的雙唇轉為某種……嗯……人類嘴裡某東西的戰爭。

  當他們終於放開彼此,黑羽快斗的臉色泛紅,而“女孩”似乎有些喘不過氣。

  伏下身,黑羽快斗對還在喘息的“女孩”耳畔低聲道:「新一,謝謝你幫我完成這場行動。」

  「別客氣,快斗。」工藤新一一邊試圖找回自己的呼吸一邊回道:「雖然最後我還是被他們逼到絕境。」

  「這點倒是很清楚,不然你也不會將褲子、披風、領帶和基德的西裝都脫下來放到這個袋子裡,還戴上假長髮偽裝成女生的樣子。」

  工藤新一呻吟著。「這真是太可恥了。」他作勢想要起身。

  「完全不會啊!我一定是第一個告訴你你看起來就像女孩子一樣辣!我一定會帶你回家。」

  「……」

  「這是稱讚。」

  「……是喔。」工藤新一翻了翻白眼,然後露出一個誘人的微笑,這個笑容讓黑羽快斗的心跳快了二十倍。「嘛……歡迎你那麼做。」

  「嗯?」

  工藤新一的笑容更深了。「帶我回家。」

  黑羽快斗訝異地眨了眨眼,一會才反應過來露出基德式的笑容。他站起身,將工藤新一帶到自己眼前。「我想我會的。」


FIN. 


註一:原文為:My God, I am hot. 可翻為:「天,我好燙!」或是「天,我好辣!」

翻譯這篇的時候正好剛翻完Priness那篇,於是我曾差點一些句子翻成黑羽快斗被新一飛踹出去之類的... (遠目) 現在這樣算是還ok吧 XDDDD

依舊在這邊打廣告:歡迎大家到鏡壇玩~!! 網址是:http://okeke.org/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