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快新】十八、坦白 (How did I fall in love with you系列文)

坦白

 

  自從和黑羽快斗講明之後,工藤新一跟室友的相處模式乍看之下並無太大不同,但實際上他總覺得更接近對方真實的一面,就像是在腳踏車齒輪間加入潤滑油後騎的更順暢的感覺,在交談的時候總覺得少了那麼一點的小心翼翼,多了一分自在。

 

  「欸,工藤,你為什麼會想要當偵探啊?」在他們約定好的下午茶時間,黑羽快斗十分愜意的嚐著自己愛吃的魔鬼巧克力蛋糕,好奇的問著:「在解決案件之後不會覺得很煩燥嗎?」

 

  「啊?煩躁?」工藤新一正拿著咖啡往嘴裡送的手頓了頓,湛藍的眼不解的看向對方:「為什麼會煩躁?」

 

  「喏,那些人他們都因為各種理由而犯下了殺人罪對吧?你不覺得在現場聽他們說著自己奪人性命的理由會很無力嗎?」

 

  「唔……」工藤新一啜了口咖啡思索了會,回道:「人殺人的理由不管是什麼我都無法接受,但如果因為不喜歡那樣的感覺而讓兇手逍遙法外,怎麼對得起已經逝世的那個受害人?更別提會被誣陷的無辜者了。」

 

  「也是。」黑羽快斗意猶未盡的舔了舔湯匙上殘留的巧克力。「那你為什麼會想要當偵探而不是刑警呢?還有,其實你就算是要朝體育界發展也可以的吧?」

 

 上次他無意間走過學校的足球場,看到工藤新一和一些同學們踢球的俐落模樣,之後才知道原來對方曾被專業球團邀請過。在為偵探靈活的身手讚嘆之餘,他也突然萌生出“其實我和其他的嫌犯都被偵探當成球門般的存在了吧"的想法。

 

  「我是為了訓練自己的運動神經才去踢足球的。」工藤新一淡淡的回道:「我喜歡的是破解犯人計謀的過程中,那種驚險刺激和成就感。將人犯逮捕、審問和開記者會這些事情我才不想做呢!」

 

  「原來你還滿任性的嘛!」黑羽快斗調侃著對方。「那你有崇拜哪個偶像嗎──先說,那個有智慧、有教養、觀察力和推理力都一流的福爾摩斯不在此列。」

  

  黑羽快斗有些好笑的看著本來準備開口的工藤新一因為自己的附加條件而憤憤閉上嘴的樣子,無奈的問道:「喂!除了福爾摩斯外真的就沒有別人了嗎?」

 

  「……球場上的雷‧卡提斯。」工藤新一緩緩的說道:「雖然他最後殺了人、從球場上退了下來。但他在球場上奮戰的樣子,還是我的偶像。」

 

  「這樣啊……」若有所思地看著對方,黑羽快斗曾經在新聞上看到那個雷‧卡提斯的報導。他突然有點想確認一件事。「如果你當時在犯罪現場的話,你會怎麼做呢?」

 

  「啊?」工藤新一愣了愣,隨後帶著苦笑將手中的咖啡杯放回桌上。「我會怎麼做?」

 

  「是啊,如果你那時在現場,知道犯人是他之後你會怎麼做?」黑羽快斗有些執著於這個問題。以他所知道的工藤新一來說,他並不覺得偵探會放任兇手逍遙法外,即使那個人的理由有多麼悲傷或充足。但如果是自己的偶像呢?

 

  如果是……自己呢?

 

  知道自己是怪盜基德之後的偵探,會怎麼做?

 

  「……我會盡力全力找到他不是兇手的證據。」工藤新一一字一句緩緩的說,恍若這些字句有千斤般的重量。「如果證據指證歷歷的話……我會勸他自首。」

 

  「……你還蠻溫柔的嘛!」黑羽快斗放下自己手中的碟子,灰藍的眼眨了眨,淡淡的下了註解。

 

  「溫柔?」工藤新一挑起了眉,他很少聽到其他人用這個詞形容他。

 

  「是啊!就算逃的了法律的制裁,也逃不過良心的譴責對吧?」黑羽快斗淡道:「雖然服刑並不能減輕罪孽、也不能換回一命,但好歹也是一種交代。」

 

  「……別提那些了。」工藤新一想到曾經被困在“鬼屋"的那對母子,又憶起雷‧卡提斯背對著自己走出大樓的身影,覺得心沉沉的。「倒是你,有什麼偶像嗎──先說,那個又風流、又狡猾、脫逃力和解鎖力都一流的亞森羅蘋不在此列。」

 

  「……你還真是記恨啊……。」聽到工藤新一對亞森羅蘋的形容詞,黑羽快斗只覺得臉上冒出了許多黑線,他鬱悶的咕噥著:「我剛剛不過就是語氣諷刺了點……。」

 

  「哼。」優雅的拿起咖啡杯,工藤新一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他發現自己在和黑羽快斗在一起的時候會比較放鬆,也會想要和對方較勁的衝動。只是又跟服部平次那種哥倆好的感覺有些不同。

 

  看著工藤新一一臉得意的樣子,原先感到無奈的黑羽快斗突然笑了出來,心也變的柔軟。再次發現自己實在是無法抗拒被這位偵探吸引,每看到新的面貌都讓自己那種愛戀的心情又增加一些。

 

  「喂,你還沒說呢!」放下杯子,看著室友的笑容,工藤新一有些迷惑──那笑容裡好像參雜了一絲……溫柔嗎?

 

  「我的偶像啊……」黑羽快斗低著頭凝視著自己的雙手,好半晌才像下定決心一般的抬起頭。不論是對工藤新一或對自己,他都不願意說謊。「是怪盜基德喔!」

 

  「……你還真是喜歡怪盜這個身分啊。」工藤新一扶額嘆息。「吶,他們到底是什麼地方吸引你?」

 

  「什麼地方吸引我啊……」黑羽快斗故作思考狀,然後看向工藤新一。「自戀算不算?」

 

  「什麼自戀不自戀的……」工藤新一撇了撇嘴,半晌後他反應過來,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室友:「喂,你是說……」

 

  「嘛……我說了什麼呢~?」開玩笑似的點了點自己下巴,黑羽快斗故意裝傻。

 

  「黑羽!」工藤新一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嚴肅又急促的對對方道:「這可不是拿來開玩笑的事。我上次說你很像那個怪盜基德也只是感覺而已,實際證據也沒收集到。再說……」

 

  「你在緊張什麼呢,大偵探?」黑羽快斗打斷了對方的話語,從容的像是自己不過說了“今天天氣真好"這樣的招呼語,「這會讓我覺得你喜歡我耶!」

 

  「黑羽快斗你別顧左右而言他!」說完這句話,工藤新一低下頭,看似鎮定的拿起桌上的咖啡杯,但手卻微微的顫抖。他心裡感覺到自己因APTX4869而變小那種幾乎像是要撕裂心臟的疼痛,他握緊了手中的杯把,湛藍的眼看著相處了一年多的室友。「聽好,我不管你是不是怪盜基德,如果你是的話,我自會找證據證明──這種自投羅網的行為算什麼?我工藤新一一定親手在案發現場摘下那個單眼鏡片!如果你不是,那我得跟你說,黑羽,這個玩笑不僅不好笑,而且也太過火了。」

 

  「抱歉,新一。」

 

   黑羽快斗低聲道,他灰藍的眼裡有著堅定。看著對方往廚房走去的身影,他輕輕的、嘆息一般的說。

 

  「抱歉。」

 

  但我,真的,不想再這樣在你面前偽裝下去了。

 

  Because I wanna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with you.

 

FIN. 


這是最新寫的一章啦~(心)前面的章節會慢慢補上,有興趣的可以先去鏡壇瞧瞧~ (http://okeke.org) 


评论
热度(24)
  1. 向日奎的秘密花園沐風旋舞 (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