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快新】Chronicle 12

Very sweet story! :) 

雨停楓林:

前文:11

 
  • ¾組大學校園向

  • 整篇下來我好像最對不起服部 (咳

  • ooc, 慎入

12. 弥生(やよい)

----- 這場盛大的演出就是我在三月給你的回禮,並藉此次機會讓一些事塵埃落定下來吧。

=========================================

“Ladies and gentlemen, it‘s show time!”

哪裡傳來一把仿佛帶有魔力的嗓音,讓觀眾們都不由自主的轉過頭去,追尋著聲音的來源。

舞臺上突然爆出一陣煙幕,一個白色的身影就這樣憑空出現在眼前。這個表演者看起來十分年輕大概二十歲上下,一身的穿著打扮讓人不禁聯想起曾經赫赫有名的怪盜。不過,這人相較起來少了分高深神秘多添了些靈動親切,但還是一樣的引人注目。

“大家晚安好,接下來就由我來帶領大家跨過想像的界限,來到如夢似幻的蓬萊仙境。”醉人的聲音透過揚聲器散播在空氣裡,讓一些女觀眾不由得尖叫歡呼起來。

與她們相反,工藤新一相當冷靜地安坐在頭等席上,表情和平常無異。想來也是,畢竟他早已見識過對方引起的轟動,只不過那時是以另一個身份而已。

“黑羽君的控場能力還是一如既往地好呢。”看著大部分觀眾已儼然成為臺上那人的粉絲,靜靜坐在關東名偵探旁邊的白馬探忍不住感歎道。

“啊啊。” 

工藤新一稍感欣慰。自己在六月時送給他的禮物看來會是讓他踏上世界大舞臺的基石啊,當時能作出這樣的考慮真是太好了。

--- 這個人天生就是屬於舞臺的,亦只有舞臺才能讓他帶有的光芒表露得淋漓盡致。

對照目前的表現發揮及觀眾迴響,他不由得替對方沒有枉費一直以來的努力感到高興。特別是近半個月,這人的練習密度高得讓他咋舌,沒有垮下來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奇跡。

當然,在這點上自己的功勞還是不小的。

************************************************

讓我們先把時間線推回一星期前。

踏入三月下旬,基本上這一學年的課業已經宣告結束,東大的學生們都自然而然地把精神徹底鬆弛下來。然而,這句話並不適用在0314寢室的某個人身上。

 

“…快斗,你還是暫時先停一停吧。就算你這樣能讓其他人輕易地分辨出我們兩個,我也不會感謝你的。“那對黑眼圈大得令人無法忽視啊。

“抱歉啦我還是想抓緊時間練習,畢竟是在下個星期啊。放心我在表演過後一定會好好休息。”對自家戀人的彆扭式關心早已習以為常。

工藤新一理智上十分明白黑羽快斗這般勤奮是為了什麼。下週就是那個區域性魔術表演了,若然能在此次演出中獲得好評的話,想必會令對方將來的成名之路平坦不少。為了不辜負盜一叔叔的悉心栽培,他會如此拼命也是情有可原。

然而,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這個人真的不會要先去醫院報到?

“你真的不打算先暫緩一下練習?”陰森森。

“再多等一會兒。”手上的動作不停,作出完全不能讓人信服的保證。

“看來你真是沒有挨過我的麻醉針是吧,要不要現在嘗試一下?”開始擺弄著錶面。

靈活地做著協調性需求高的魔術的手指微妙地僵了些許,“哈、我好像有點累了還是先休息一會吧。“乾笑。

旁觀偵探成功威脅前怪盜的白馬探難得地把注意點沒有放在調侃高中同學上面,“工藤君原來也有這樣的裝備嗎,我記得曾經見過江戶川君嘗試使用類似的工具,所以說果然是親戚呢。”微不可察的打探。

這回換了別的人乾笑,“呃是住在我家隔壁的博士發明的,他喜歡讓人試用然後再進行改良。”避重就輕。

--- 該死的,一時忘了不能洩露太多有關自己跟江戶川柯南相似的線索了,好歹對方也是個偵探啊。

 

話說回來,作為寢室裡唯一的不知情人士,白馬探不是沒有疑惑過為何會在工藤新一身上看到那個小學生偵探的影子,但都被舌燦蓮花的黑羽快斗和偶爾沒有賣隊友的服部平次給搪塞過去了。

所以說有時候與一群觀察力上佳的人一同住並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沒有知情者幫忙的話,也很難隱藏得住自己的小秘密。

不過從這點來看,曾經的怪盜絕對比曾經的基德剋星輕鬆得多。畢竟除了本人的性格使然以外,被瞞騙者的個性及心態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尤其是在最近的日子。

 

當關東名偵探試圖說些什麼來轉移話題時,’喀嚓’的開鎖聲像是及時雨般拯救了他。眾人紛紛隨著下意識往門口看去,驚見一道幽靈狀的身影飄了進來,然後癱倒在屬於服部平次的床上。

“…”

“…”服部君我對你改觀了,原來你也可以白得起來啊。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承受能力真差。

最終作為其老友的關東名偵探打破了一室詭異的氣氛,“服部你怎麼了?”好像有種虛脫至連顏色都沒了的奇怪既視感。

“不要問了我現在只想睡個好覺,明天醒過來之後就會發現其實所有事都是噩夢。”以往的元氣此刻一絲不剩。

 

…先別提關西的名偵探與基德的交集不多所以對對方的行為習慣未必有深入了解,他目前這副模樣能對外界有所反應已是相當令人欣慰了,更別提要耗費腦力去考慮與他沒有太大關係的事。

 

看見好友這個樣子,工藤新一放棄了追問下去的打算,只默默感慨成田山新勝寺籤文的準確性。

不知道為什麼,從新的一年開始沒多久,服部平次的身邊總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災難,內容包羅萬有常常讓他感到哭笑不得。

有時候這些發展的確太莫名其妙,讓他完全看不過眼出手相助,但是目前情況顯然還未得到完全的控制。

若然那個‘凶’真的要持續一年的話,他無法想像好友到時候會變成什麼模樣。

既然朋友有難,他願意為對方出一份力幫他一把。

他隱隱感覺到這些沒有一定聯繫的事件背後有人在暗暗操控著,但他現在還未推理出個所然來,只有模模糊糊的念頭在腦海徘徊。

--- 我還需要多一點點時間抓住思緒和證據,服部你可要堅持下去啊。

他不露痕跡的把意味深長的目光放到身旁的人身上。

然而,黑羽快斗還是敏銳地感受到偵探獨有的探究眼神。他不禁有點頭痛起來。

--- 最近是不是要稍微收斂一下了?雖然現階段自己並沒有實質對這人做過什麼,但還是不要再推動下去了,等表演完才再作打算吧。而且,自己給的教訓好像已經相當充足了。

他沒有質疑過曾是自己宿敵的關東名偵探的能耐。

對於可能會被揭露真相然後承受自家戀人的怪責,無良的魔術師心裡還是十萬個不願意的。

看在工藤新一的份上,他還是決定先暫時放過心力交瘁的某人。

 

“對了,今次的表演我有頭等席的票哦,新一會來看的對吧?“首先得讓那具穿透性的目光移開焦點才行。

“啊啊,如果我能有幸在當天見到你站在舞臺上的話。”先把縹緲的猜測放到一旁吧,現在正事要緊。

“…我知道啦我會減少兩成的練習分量,這樣就好了吧?”

這好像沒太大的差別啊,“還得加上十時上床睡覺,以你的能力再縮短多一點時間也不足為懼吧。“

某魔術師還想反駁,但是迎著對方寫滿‘我相信你’的眼神,亦得悉這人只是不想自己得不償失,還是心頭一暖答應下來。

“那假洋鬼子要來嗎?”皮笑肉不笑。融洽的表象還是得做足的。

“這可真是盛情難卻啊,我會期待你的表現的。”毫不客氣,即使知道自己只是捎帶的。

“…”這人是故意的吧?!“那我猜黑炭頭還是想爭取時間休息的吧,所以我也不指望你會過來啦。”徑自作下定論,電燈泡能少一個就少一個。

服部平次沒有回應,不知是累到不想說話還是已經睡著了。

見狀,仍然相當精神的三人停止了對話各有各做事去,讓寢室回歸平靜。

*********************************************

事實正如工藤新一所料,以黑羽快斗的實力即使減少了練習亦未讓表演遜色多少,倒不如說因為得到了均衡的休息及排練令他更是超常發揮。

此刻,年輕的魔術師完美的完成了最後一個魔術環節,以漫天落下的藍色花朵為他的表演劃上了句號。

--- 又是藍色妖姬嗎…

耳邊傳來沒有平息趨勢的熱烈掌聲,關東的名偵探靜靜地接下了其中一朵飄落到面前的鮮花,勾起了一抹了然的笑意。

從再次相遇到現在,他就只見過對方會用這種花來送給自己,也許他想透過這表達什麼吧。

他無意識的摩挲著花瓣,指尖傳來的異樣觸感讓他從滿腔沉思中脫離出來。

他翻過花朵,發現剛才他摸過的地方刻有極為容易被人忽略的“K❤S”字樣。

--- 這、?!

 

臺上並不會因臺下工藤新一的震驚而落下節目的進度。

“謝謝黑羽君出色的魔術為我們今天的表演作出落幕,既然還有一點時間不如我們就來逐一訪問一下吧。黑羽君,身為這裡最年輕的魔術師,你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剛才你的表演真是令人耳目一新,連台下的委員會都露出了讚賞的目光呢。“

對於主持人的詢問黑羽快斗顯得十分從容,“首先我很感謝為我提供這次機會的人,讓我能站在這裡為大家帶來歡樂。希望各位會喜歡這次演出,而我也會繼續努力策劃更為精彩的魔術。另外,“別有深意的瞥了台下一眼,”這次演出其實也算是我在三月對一個人遲來的回禮吧。“把話說得模棱兩可。

--- 你們不明白不要緊,只要自己真正想要傳達的對象能了解就足夠了,我知道他一定能想得通。

--- 這是我們之間特有的默契。

“難道說是三月十四日的回禮嗎?”女性的第六感還是讓女主持敏感地察覺出某些背後含義。

“是的。“直認不諱,”無法在白色情人節當天作出回應我真是十分抱歉,希望我的戀人會喜歡這場我為他精心炮製的補償吧,不要因此跟別人跑了啊。“

 

在一片驚呼‘這真是浪漫啊‘的背景音中,某人稍顯困窘的別開了頭,試圖躲避身旁傳來的戲謔視線。

--- 搞什麼啊別說會引人誤會的話!

他從來沒有在意對方會否對情人節的巧克力作出回禮,加上他也很體諒那人把全副心思放在這次表演上。他絕對沒有對當天送過那副撲克牌後並沒有收到對方的同樣的表示感到絲毫的失落,一・點・點・也沒有。

工藤新一頂著發紅的耳根,暗暗想著如何找這傢伙算賬。

之後在幕後,年輕的魔術師跟前輩們交流完畢就迎來了來自準・國足選手的足球問候。

***************************************************************************

待小鬧劇平息下來後,白馬探藉故先行離開,為那對情侶讓出獨處的時間。

走在東大的小路上,隱約能預見快將櫻花盛開的境況的黑羽快斗有點感觸良深。

“說起來已經快要一年了啊,我還記得當時你那不爽的表情呢。“無視掉對方的半月眼,”能夠下決心讓我們的人生軌跡再次有所交集真是太好了,要不然也沒有那些共度過的點點滴滴。

工藤新一當然知道對方意指什麼,“怎麼突然就在緬懷往事?整個老頭子似的。“默默吐槽。

“唔按新一這樣說你就是老婆子了、嗚噢!”被狠狠踩了一腳。

--- 阿笠博士,您能否別將增強腳力的功能加設到其他鞋子去啊,平常的殺傷力已經足夠了…

“新一,你真是越來越暴力了。”淚眼汪汪。

“囉嗦。”已經對這副可憐的模樣有免疫力了。

黑羽快斗並沒有將這個話題延伸下去。其實他明白這是對方願意以真面目來面對自己的表現,而非像對外人那般會用疏離有禮的面具偽裝自己。

所以從這點來說,他心靈上還是感到十分滿意的,儘管肉體上可能會受到創傷就是了。

 

一股並未讓人覺得尷尬的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但他們都沒有打破這局面的意思,只靜靜地相伴而行。

眼看四周的行人寥寥無幾,有點不滿足現狀的黑羽快斗認為這是個好時機,堅定地牽住了身旁那人的手。

“新一,”進一步扣緊了貌似想掙脫開的手,“將來我或許會在世界各地奔走,而新一或許會因為各種案件而忙的不可開交。但是,無論我們分隔多遠、沒有見面多久都好,我也不會放開你的手,因為對我來說你就是那顆獨一無二的奪目‘藍寶石’,是我會一直追尋下去的潘朵拉。”所以不要指望能逃出我的掌心,自己亦不會讓旁人有機會順走你。

“…裝模作樣。”囁嚅道,但還是收緊了交握的手。

黑羽快斗靜靜感受著工藤新一無聲的回應,嘴角忍不住勾起。最終他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猿意馬,把對方拉到了一棵櫻花樹後阻擋著其他人能夠窺探的機會,輕輕印上對方的唇。

 

這一年來發生過太多事,無論是愉快的還是痛苦的,自己都會妥善的把這些回憶珍藏起來,好讓自己能再度回味和你相處過的分分秒秒。

然而,我們的羈絆並不會僅僅停留於此。雖然將來的事誰也說不準,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絕對會站在你的身旁,與你一起面對未知的前途及挑戰。

屬於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的故事仍然會一年又一年地繼續譜寫下去,直至時間無法在我們身上運轉的那一刻。


FIN

 

後記:

沒想到人生第一篇中短篇文章就貢獻給快新了,幸好產出還算順利可見寫大綱的重要性(笑
跳坑才半年多居然能決定寫文我自己都覺得很神奇,不過就是因為太喜愛快新前提的3/4組才有動力寫下去吧。

一直想寫原著向但有些東西自己真的不擅長處理所以就跳過了, 結果某兩青梅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過 orz

人物的把握希望還可以接受吧,雖說自我感覺還好但是自信不算很足(扶額
貌似把能塞進去的梗都寫了但還是斷一下自己後路吧,接下來應該會開一個短篇文集,然而更新不會那麼固定(?),不太需要連貫性的內容就不用再強迫自己要把全部一次性寫完了嘛~

至於背景請容許我先賣個關子,這也是我相當喜歡的設定 (~ ̄▽ ̄)~
希望我筆下的快新會有人喜歡啦。 

謝謝你看到這裡,以後還請繼續多多支持 (鞠躬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