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題庫 8-17 愚人節 (快新)

轉啊轉的突然想到某人的生日似乎要到了... 該不該寫文聊表心意勒....


沐風旋舞:

題庫 8-17   愚人節


    工藤新一睜開雙眼,發現眼前仍是一片漆黑。轉過頭瞧了瞧放在床頭櫃上的鬧鐘,他眨了眨眼。在夜裡,每樣東西都只能藉著窗外的路燈看出輪廓,只有那電子鬧鐘數字在夜裡清晰地告訴自己現在已經是四月一號的凌晨。而耳邊除了冷氣機運轉的聲音外,還有那傢伙的呼吸聲。


    將頭了轉了過去,工藤新一輕輕的挪了挪身體。而像是有感應似的,黑羽快斗的手動了動,準確的將他擁住。


    想到了方才做的夢,工藤新一輕輕的嘆了口氣。默默的的看著對方睡著的樣子,湛藍的眼在細細地逡巡過對方臉上的每一處之後閉了起來。


    靜靜的聽著戀人平穩的呼吸和心跳聲,工藤新一想到了在他還被困在國小學童身形裡的日子。


    三年前的愚人節,他解開了暗號並赴約。當時的他並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就這麼樣的攤上了一位怪盜。照工藤新一的想法,這怪盜基德不是怪在發預告函,也不是怪在不殺人什麼的,而是怪在身為怪盜的傢伙竟然愛上身在對立面的自己。


    第一次見面時,這傢伙張狂的告訴自己:『大盜是漂漂亮亮偷取獵物的創造性藝術家,偵探只能跟著他的腳步走,充其量不過是個評論家的人物罷了。』之後隨著自己跟他的接觸越來越多,他們培養出了一定的默契和信任,往往只要寥寥數語、甚或是眼神交會便能明白對方所想。直到他們交往後他才知道,對方曾經改口稱他為:『最不想見到的......像戀人般的傢伙』。


    本以為,如果不是在對立面的話,兩人也許可以成為像他和服部平次一般的好友,但在知道隱藏在怪盜基德和潘朵拉之後的秘密時,他發現自己對這個怪到的在意。許多時候在大腦還沒下指令前身體便已經行動──就像那晚看到怪盜就著月光審視潘朵拉時,他忍不住心中的焦灼,不若往常一般和對方打迷糊仗而是立刻開口要那顆寶石。


    還記得,當時黑羽快斗用著嘲諷的語氣對自己道:『然後讓你拿著它,自己去做誘餌送死?』


    那話語裡隱藏著的質疑讓自己後來的辯駁顯得蒼白和薄弱。而黑羽快斗將潘朵拉拋給自己的時候那句『在沒有我的許可之前,你沒有死的資格!』和跟在後頭的那個霸道的吻,讓一向不擅長處理感情的他在對方離開之後,握著寶石呆愣了許久。


    而那天,也剛好是愚人節。


    於是在理不清自己的想法之際,他將怪盜的行為解讀為特別的"愚人節玩笑",並在心裡盤算下次見面之際要好好的用足球告訴這個傢伙開玩笑是要有分寸的──後來對方知道自己想法時的表情堪比方才被人逼著吃了一條魚。


    之後與FBI、CIA和日本警方一起突破黑衣組織的種種,越發的讓他知道這白衣身影在自己心裡的份量。只是,認定對方那吻是個惡作劇的他並未打算坦白這份情感,加上與組織對戰不容他們任性分心於其他事情上,感情這種事也就先被他們擱在了一旁。


    而一年前的愚人節,眼前這個自詡情商過人的怪盜決定在他們倆相遇的日子──這個April Fool's Day跟他正式告白──於是理所當然的被認定這是另一場惡作劇的自己拒絕了。原以為這是另一次愚人節戲法的他還很不爽的警告一臉失意的怪盜,告訴對方不許再這樣開自己的玩笑,不過這個笨蛋臉上的失落與努力和自己解釋的樣子最終說服了自己,最後答應了試著和對方交往看看。


    想到這,工藤新一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張開眼,看著睡得香甜的黑羽快斗,一向嚴肅的他突地興起了惡作劇的慾望。伸出手,工藤新一捏住了對方的鼻子,在黑羽快斗掙扎著搖頭的同時立刻放開。

    

    無聲地在黑暗中笑著,工藤新一為自己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再次墜入夢鄉前,悄聲的道:「Happy April Fools'day, my fool.」


Fin. 


评论
热度(41)
  1. 向日奎的秘密花園沐風旋舞 (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
  2. 沐風旋舞 (沐沐)沐風旋舞 转载了此文字
    轉啊轉的突然想到某人的生日似乎要到了... 該不該寫文聊表心意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