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七月七日晴 (首發於鏡壇)

這篇文好久了... 活動文什麼的...壇子好久沒有活動了(望)


沐風旋舞:

   7/7/2010 10:00

      32℃ 

     Sunny

   Feels like 34℃

   Humidity:71%

   Wind: From the WNW at 6 mph


    悶。


    從外頭上完課的黑羽快斗迫不及待的跑回家裡,涼爽乾燥的空氣在開門的那一剎那化成涼涼的風吹拂在他身上,讓他不自覺的大大吐了口氣──這麼熱的天,果然還是應該待在冷氣房內才舒服!


    速速關起門,隨手將背包擱在地上,迫不及待的走到冰箱旁邊,正待從裡頭拿罐飲料來喝時,看到桌上擺放了罐自己最愛的奶茶。從瓶子上的水珠來看,應該已經從冰箱裡拿出一陣了。


    灰藍的眼眨了眨,露出了然的笑容。


    這必然自家那個彆扭的戀人擔心自己一回來就灌冰水對身體不好才默默放在這邊的,既然如此,自然要好好享用愛人的貼心囉!


    輕輕拉開瓶蓋,從門口的鞋子數量猜到愛人極可能會因為不好意思而出門走走的黑羽快斗笑的開心,高興的坐在椅子上享受這杯添了關心元素的奶茶。


    ─奶茶真是好甜好好喝吶!─


※   ※   ※   ※   ※


  7/7/2010 19:00

      27℃ 

   Thunderstorm

Feels like: 28℃

   Humidity:82%

  Pressure: 29.91 in.

Wind: From the WNW at 55 mph


  Weather Alert!


Severe Thunderstorm Watch Until Wedsday July 7 2010 9:00 PM(雷雨警報,至7/7/2010晚間九點。)


The national wather service has issued severe thunderstorm watch in effect untils 9PM  this evening for the following areas...(國家氣象局對以下地區發布晚間九點前的雷雨警報...)


    大雨滂沱。


    看了看時針端端正正指著七的手錶一眼,名偵探工藤新一微微的嘆了口氣當作是被困在這間咖啡廳裡的無奈。


    "早上實在不該為了躲快斗而跑出來的..."


    有些懊悔的想著,但工藤新一知道不論重來少次,他還是會選擇無視炙熱的太陽出門─只是曬傷臉頰並不在預料之內。


    默默的啜了口咖啡,感受到臉頰上傳來的輕微刺痛感,他纖細的眉頭略略皺起。


    "要是讓那傢伙知道了肯定又會大驚小怪。"


   「啊!新一你怎麼曬傷了?」


    "沒錯,他一定會露出現在就是世界末日的表情這麼說...痾...?"


    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工藤新一被一個很是耳熟的聲音拉回了現實,轉過頭便看到某人陰著一張比外頭天空還黑的臉。


    雖然對於黑羽快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略感到意外,但現在的重點是如何轉移對方對自己臉頰上曬傷的注意力。


   「我...」"剛剛幫警方偵辦在廣場那發生的案件而一個沒注意待在陰涼的地方"


    明明是很簡單的很能理直氣壯的理由,為什麼在看到對方眼裡的擔心和被風雨淋濕的衣著時卻說不出口?


   「你喔...」光看戀人的表情就知道又是那一千零一個藉口,伸手輕輕的拉起對方一起往門口走去,淡淡的說:「先回家擦藥吧!」


   「嗯。」


    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任著黑羽快斗攬著他,一同走在對方在風雨中撐出的天地裡回家。


※   ※   ※   ※   ※


  7/7/2010  21:00

      19℃ 

      Fair

Feels like: 19℃

   Humidity:72%

  Pressure: 30.15 in.

Wind: From the NE at 9 mph


    雙頰被戀人小心翼翼的拿著蘆薈凝露塗抹,略微降低的刺痛感讓他稍稍舒緩了眉頭。坐在桌前,工藤新一打開抽屜想拿出一本小巧本子,卻看到本子的上方放了張小紙卡:


    "奶茶很好喝喔~就知道新一最關心我了吶!愛你!


                                                      By 新一最愛的快斗"


   「真是個笨蛋...」工藤新一嘴裡喃喃的念著,但眼裡有著暖暖的笑意。


    細心的將那張紙卡放進本子裡,拿了隻筆在本子上寫著今天發生的大小事情,黑羽快斗從浴室裡出來的時候便是看到戀人專心寫著"辦案記錄"─他喜歡這麼叫它,會被大偵探記錄到那本子裡的多半是當天幫忙解決了哪些事件,讓有次在得到新一許可而去翻閱那本子的他好生失望。


    不願愛人繼續將注意力放在那本子上,黑羽快斗輕巧的走到對方身後,伸手攬著對方,親吻著對方的頸項。


   「不要吵啦!」感到癢而縮了縮頸子,工藤新一停下筆安撫對方,「再一分鐘就寫完了。」


   「嗯。」得到保證的他沒再做出什麼動作,只是輕輕攬著對方,享受著戀人的氣息。


    灰藍的眼不經意的掃向那本他正在吃醋的日記本,只這麼一眼便讓他眼底充滿了笑意。


   「新一我好愛好愛你~!」


   「又再發什麼神經?」剛寫下最後一句話,還來不及闔起日記本便被人奪走說話的權力,而那雙在他身上游走的雙手成功的將他的理智遠遠的拋在一邊。


    而那已然被主人遺忘的日記本就這麼樣的攤在桌上,右邊第一行的開頭有著清逸的字體:


    7/7/2010   天氣:情


完~


緩慢從鮮網搬家中...(遠目) 舊文發放倘若傷眼請見諒(跪)

评论
热度(18)
  1. 沐風旋舞 (沐沐)沐風旋舞 转载了此文字
    這篇文好久了... 活動文什麼的...壇子好久沒有活動了(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