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首發於鏡壇)

其實我自己還滿喜歡這篇文的 XDDD


沐風旋舞:

    一個身著淡藍色襯衫和黑色牛仔褲的少年已經低著頭站在書店前好一會了。


    放學下班的人潮在他身邊來來往往,不是急急忙忙的踏上回家的道路,就是行色匆匆的趕赴下一個戰場,抑或是嘻嘻哈哈的和友人在路上打鬧,使靜靜站著不動的他顯得格外突兀。


    他就這麼著站在許許多多的賀卡前面,漂亮的湛藍雙眼掃過那一張張色彩炫麗的卡片,一附若有所思的表情。


    良久,他終於做了決定,伸手從眾多的卡片中選了幾張,慢步到櫃台結帳後離開。


    在他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另一頭時,另一名與他長的相像少年從對面的甜點店裡走了出來。


    小心的穿越馬路,他站在方才少年停留的地方,灰藍的眼一一審視著那一張又一張的紙卡,似乎在揣測些什麼。最後,在某個地方停住了他的視線,將那吸引他目光的一份淡褐色紙張拿了起來看了看,他露出了個有點心疼、有點不捨的笑容,似乎還喃喃的念了什麼笨蛋之類的詞彙。


    靜靜的看了一會,他轉頭看了下方才那個淡蘭身影離開的方向,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他拿著手上的東西走向櫃檯。


※   ※   ※   ※   ※    


    坐在書桌前,名偵探工藤新一正拿著筆,一字一句的在剛買回來的卡片上寫字。


    在小心的將一張看來相當溫馨的粉色卡片放進信封封好後,他伸手將最後一疊紙張移到眼前。


    那是一疊淡褐色的信紙,右上方印著一副黑色眼鏡、一個領結和一隻手表,而左下方則是印著一雙看似隨意脫下的球鞋和靠著牆站立著的滑板。


    在那淡雅的顏色上頭還淺淺的印了些英文字句的草寫,而最下方以深褐色細細的印下了一行字句: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他苦笑了下。


    想了一會,他提筆在那張紙上畫了個問號後便放進同款的信封中。


    站起身,工藤新一將其他的卡片放進了背包,卻獨獨把那個淺褐色信封拿到了窗外,將它壓在小盆栽的下方後,他鎖上窗,帶著背包走出房門。


    一隻雪白的鴿子站在枝頭,歪著頭好奇的打量他的舉動。


※   ※   ※   ※   ※


    倚著舒服的靠枕,工藤新一捧著最愛的第四個簽名原文版,在書房裡細細的品嘗其中的緊張刺激,直到夜已深,才捨不得的將書放下,揉了揉眼準備回自己的房間休息。


    開了燈,他發現書桌上有著一個十分眼熟的淡褐色的信封和一朵紅玫瑰。


    揚揚眉,默默的走上前去,看了看信封上的清逸的字體,他的臉上似乎染上了些許的紅。他一聲不吭的拆了信封,不意外的發現裡頭是相同設計的信紙。


    不同的是,那行"Out of sight, out of mind"前方被人用了紅筆大大的寫上了兩次 Never,句號也被改成了驚嘆號。


    還來不及釐清自己的思緒,就聽到窗戶打開的聲音,旋過身便看到那名帶著笑容的白衣罪犯。    


   「還滿意我的回覆嗎?My detective?」


   「Only if you can prove it.」


    下一秒,他便被人緊緊摟在懷中,手上的信紙信封便這麼樣的飄到地上。


    To: 


        Kudo Shinichi


        〒150-0002東京市千代田區糀町(こうじまち)二町目 工藤宅


    From:


        Kuroba Kaito/ Kid


        〒Wherever Kudo Shinichi is.


END.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在我心裡的想法是某個偵探對怪盜的提問,而" Never out of sight, never out of mind!"則是某人對偵探的回答囉~ XD


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20)
  1. 沐風旋舞 (沐沐)沐風旋舞 转载了此文字
    其實我自己還滿喜歡這篇文的 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