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XXX's And OOO's (首發於鏡壇)

轉啊轉啊小蘋果(大誤)  再次說明,這真的不是盜文  QAQ

沐風旋舞:

XXX's And OOO's (英文題庫)


    自從黑羽快斗應邀出國表演魔術後,工藤新一每隔幾天就會收到對方從國外寄回來的明信片。上面黑羽快斗除了表示一切平安之外,只有一串串由 O 和 X 所組合起來的字串。


    留意到了這一點,名偵探工藤新一很是不解的在對方打電話來的時候問:「你是很想玩那個在格子裡填圈叉的遊戲嗎?」


    聽到了戀人如此解讀的黑羽快斗先是在電話的另一端拿著手機愣了半晌,接著便有些無奈的笑了出來:「新一是這樣解讀的嗎?」


   「難道不是?」看著手上的明信片,工藤新一疑惑的研究著上頭O和X的排列組合。


   「當然不是!」斬釘截鐵的回答,黑羽快斗灰藍的眼眨了眨。「這是我對新一愛的暗號。」


   「暗號?」聽到暗號兩字,某個推理狂似乎心動了起來。再仔細瞧瞧那O和X,發現裡頭的O和X有的大、有的小。「這是英文?」


   「告訴你就不好玩了!」黑羽快斗帶著笑意回應,「新一要自己去找出答案喔!」


   「......肯定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吧!」雖然工藤新一不是很愉悅的回應對方,但他已經偏著頭夾住話筒,手裡拿著紙筆準備來好好的破解這個暗號。


   「是很重要的事喔!」黑羽快斗神秘兮兮的壓低了聲音,緩緩的道:「這裡頭充滿了我對新一的愛吶!」


   「少耍嘴皮子。」將紙筆準備好的工藤新一決定開始破解對方設下的謎題,「聽起來你過的挺閒挺快活的,沒事的話我要掛電話了。」


   「啊啊......新一等等!喂?喂喂?......啊呀...」苦惱的聽著從話筒裡傳來的忙音,黑羽快斗皺著眉頭將手機蓋闔上,喃喃自語著:「本來想提醒他不要想太複雜的......」


    可惜的是,黑羽快斗的自言自語並沒能傳進他心心念念的戀人耳裡。


    地球的另一端,名偵探工藤新一已經著手研究起這一連串的O和X。只見他快速的在紙上寫了起來:


   『O,可以表示英文第15個字母、說電話號碼時可以代表0、有的人也會用這個字母作為Oh的縮寫、在化學上則是氧的代稱、有時候也可以拿來表是圓形。


    X,一般而言表示英文第24個字母、羅馬數字的十、在地圖上通常用來標明方位、在數學上表示未知數、影片上表示青少年不宜、在考卷上表示答案錯誤。』


    停下筆,工藤新一微偏過頭思考。O和X若真有什麼邏輯上的共通性,便是他們兩個同為英文字母的這點。如果從縮寫上去想的話說不定會有收穫。


    想到這邊,工藤新一立刻玩起了排列組合的遊戲,這也直接導致黑羽快斗接連幾天在世界的另一端越發無奈的景象:


    第一天─


    黑羽快斗才剛接起電話,就聽到工藤新一在另一頭冷冷的說:「黑羽快斗你要找負責人但他不在所以你很驚訝告訴我有什麼用?直接打電話給對方比較快吧?」


   「負責人不在辦公室?」被對方的指責弄的一頭霧水,黑羽快斗十分虛心求教的問:「新一為什麼這樣說?」


   「你不是其中一張明信片上寫OOOOoO嗎?」


   「好像吧?」說實話,黑羽快斗並不記得自己寫過哪些排列方式。


   「那不是指Out of office(OOO) 和 Oh(OoO)的意思?」皺著眉頭看著這一串字符,工藤新一問道:「還是快斗你人不在辦公室造成別人的不便了?」


   「......都不是。」黑羽快斗無力的回答,順便補上一句:「我在這邊沒有辦公室啊,新一。」


   「這樣啊......」默默的掛上電話,工藤新一轉過頭繼續研究去了。


    第二天─


   「黑羽快斗我警告你不許去看什麼色情片聽到沒?」看著明信片上的字串,工藤新一有些火大的打電話命令對方。


   「我沒有啊!」黑羽快斗極端無辜的回應:「新一你看到什麼了?」


   「你那個XXXOoO不是表示你看色情片看的目瞪口呆?」名偵探咬牙切齒的問。


   「...不是。」前怪盜無奈的回答。


    沉默了會,工藤新一小心翼翼的問道:「那是在那邊有什麼事情讓你極度痛苦(註一)所以無法忍受嗎?」


   「除了跟新一分開之外其他一切都很好。」聽出那話語裡的關懷,原本的鬱悶之情也默默的飛得老遠,黑羽快斗開心的回答。


   「嗯。」發現自己會錯意的偵探在掛了電話後繼續埋頭研究。


    第三天─


   「如果你要買XO的話最近我爸的朋友送了一瓶過來。」拿著酒瓶,工藤新一很是不解向來不嗜酒的戀人為什麼會突然想要買XO喝。


   「我沒有想要買XO啊!」黑線刷刷刷的掉了下來,黑羽快斗覺得自己這幾天已經快被黑線砸死。


   「XOOOO不是指你想買XO但賣完(out of order)了?」疑惑的解釋著,工藤新一十分無辜的問:「不是這樣解?」


   「......不是。」


    第四天─


    沒有第四天了。對於戀人將自己愛的宣言做出了如此多元的解釋,黑羽快斗決定先回來好好解決這件事。不然不知道之後他是不是會去打保齡球(註二)或是去牛津(註三)表演哩!


    風塵僕僕的回到家,黑羽快斗甫一進到客廳就看到工藤新一看著明信片思考的樣子。


   「我回來了。」出聲打斷對方的思緒,黑羽快斗走上前和戀人一起看自己寄回家的明信片,道:「還沒想通?」


   「......」雖然不肯服輸,但自己還真的弄不懂這次黑羽快斗出的謎題。悶不吭聲了許久,工藤新一微微的點了下頭。


    輕輕的嘆了口氣,黑羽快斗伸出手緊緊的擁抱對方,低聲說:「這個,是O。寫o的時候是表示我想抱抱新一,寫O的時候表示我那時候想給新一一個大大的擁抱。」


    聞言,工藤新一的臉微微泛紅。接著他努力保持平靜的問道:「那X呢?」


   「X啊...」伸出右手將對方的下巴抬起,黑羽快斗湊近給了戀人一個輕吻。「寫x的時候是我想這樣吻你。這樣的話我想新一知道X表示什麼意思吧?」


    聽到對方話語裡的暗示,工藤新一的臉紅到耳根,不肯回應,只是默默的看著黑羽快斗再次靠近自己的臉龐。


    在親吻的前一秒,工藤新一聽到那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X表示我想深深的給新一一個吻喔!」

 

End.

寫這篇文的時候是想對眾多的英文縮寫表示無奈之意,到現在......很多英文縮寫還是一樣的讓人頭疼啊!

註一:XXX→xtremely xcruciating xperience→ Extremely Excruciating Experience

註二:XXX在土耳其表示打保齡球時連三次一球全倒

註三:Oxford的縮寫為OX


评论
热度(32)
  1. 沐風旋舞 (沐沐)沐風旋舞 转载了此文字
    轉啊轉啊小蘋果(大誤)  再次說明,這真的不是盜文  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