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十年後的我們 (首發於鏡壇)

我懶得把文重發了...直接轉過來比較簡單... Q皿Q  

沐風旋舞:

    一大清早,窗簾盡責的隔絕了拂曉的陽光,讓室內仍舊保持著昏暗的色調,不讓它驚醒在床上仍熟睡的人們。但這樣的寧靜很快的便被鬧鐘嗶嗶的聲響尖銳的劃破,使仍在睡夢中的人們不適的動了動。


    其中一人伸出了手探到了鬧鐘所在的位置按了一下,讓寂靜再次造訪房裡。


    少年小心翼翼的坐起身來,用手揉了揉眼,打了個呵欠。


   「新一...幾點了?」在床上的另一個人動了動,口齒有點不清的問道。


   「七點半。」工藤新一回答對方的問題,下了床往浴室走去。「你還可以再睡會。」


   「嗯...」青年動了動身體,然後慢慢的坐直,灰藍的雙眼中還有著睏倦。


    走進浴室,工藤新一用水潑了潑自己的臉好讓自己清醒一點,接著拿過毛巾擦拭臉上的水珠。抬起頭,看到鏡子裡的映像時他的動作停了下來。


    帶著苦笑,工藤新一摸了摸自己的臉。「回到這一天了呢...」


    今天對其他人而言不過是三百六十五天的某一天,但日曆上的數字對他來說,代表著工藤新一變成江戶川柯南的日子已經過了整整十年。


    十年後的他仍是家喻戶曉的高中生偵探,只是,他的同班同學裡沒有青梅竹馬毛利蘭,也沒有那位千金小姐鈴木園子。有的是一起陪他重新成長─或是說陪江戶川柯南一起長大的吉原步美、小島元太、圆谷光彦和灰原哀。


    一開始他拼盡全力想恢復到十七歲的身體,但一次次的失敗讓希望的光芒一點一點的消失,直至絕望的黑暗。


    在知道因藥物資料被組織銷毀而無法調出解藥的時候,他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呆呆的任父母是一言不發的擁抱和聽著服部平次揪著FBI的人員咆嘯。


    工藤新一認認真真的看著鏡中的自己,明明以前一直渴望著能回到這一天,但當這一天真的來了卻又覺得...惆悵與難過。


    到今天,工藤新一算是真的死了吧?


    鏡子裡突然出現了一個和自己相似的臉孔,隨即感受到自己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裡。


   「吶,新一27歲生日快樂!」親吻著戀人的臉頰,黑羽快斗知道懷裡的人在感傷些什麼。「也祝柯南17歲生日快樂囉!」


   「你......」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默默的掙脫那人的懷抱,一聲不吭的離開了浴室。打開衣櫃,他緩緩拿起過去屬於"工藤新一"的帝丹高中制服,不自覺的又發愣了起來。


    隔著一小段距離看著發楞的工藤新一,黑羽快斗悄悄的嘆了口氣。心疼之餘,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安慰眼前這個被黑衣組織給害慘了的人。想了想,在對方的身體已經成熟的此刻,也許,一直在暗中安排的計畫可以順利執行了?


    默默的走上前去,黑羽快斗從工藤新一手中拿過了那套制服並將之放回衣櫥。「不想去學校的話就別去了吧!反正以你的腦袋,不去幾堂課也無所謂。」


   「......你想做什麼?」帶著點冷淡和防衛的看著對方,在這個少數了解自己的人的面前,他有時還是會卸不下他的逞強──即便知道這在那個魔術師面前一點用也沒有。

 

   「沒什麼啊!只是有個生日禮物想給你。」笑咪咪的,黑羽快斗搭著對方的肩膀,將之轉向,推著他往書房走去。「在書房喔書房。」


※   ※   ※   ※   ※


    看著對方拉著另一張椅子到電腦前示意自己坐下,工藤新一有些疑惑。


   「吶,這是我跟岳父......好啦!別瞪我,我跟爸媽一起準備的生日禮物喔!」纖長的手指在鍵盤上輕快的飛舞,接著右手拿著滑鼠輕擊幾下,電腦上出現了一些檔案。


   「這是......欸?」工藤新一詫異的看著螢幕上的文字。「偵探事務所?」


   「對啊~!你看看這邊......」拉下滑鼠,黑羽快斗秀著所有人的地方。


   「工藤新一......?」


   「是啊!」黑羽快斗往後一仰,嘆道:「雖然那時候你別無選擇的必須重新長大一次,但你也從沒放棄過工藤新一的那部份不是?」


    即使身體是個孩子的模樣,但他們在旁邊可看的清楚。工藤新一從未浪費時間在重溫那簡單的內容,而是偷偷的用工藤新一的名義申請了國外大學的學程,用線上課程的模式取得了學士學位。


   「我跟爸媽討論過啦!」黑羽快斗看著一語不發的戀人,輕快地道:「經過了十年,你身體也總算恢復了成人的樣子,即使現在用工藤新一的名義出現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吧?頂多覺得你怎麼那麼娃娃臉。」


   「嗄?」


   「倘若你想要繼續用江戶川柯南的身分繼續活下去我們也不反對,想同時保有兩個身分我們也可以幫你,反正不管哪個都是你。」黑羽快斗笑笑,「我愛的就是你,名字是工藤新一還是江戶川柯南對我來說沒什麼差別,只是......」


   「只是?」挑起眉,雖然知道父母、服部平次、灰原哀和眼前這個傢伙一直都是以對待工藤新一的方式面對自己,但再次聽到"不管哪個都是你"這句話時還是覺得溫暖,突然覺得方才自己的傷感有些多餘。


   「只是江戶川柯南還是未成年啊......」黑羽快斗突然做出了一臉誇張的委屈樣,故意用著可憐兮兮的語調說:「這樣我還要過幾年才能要名正言順的將你綁在身邊耶!」


   「......你這個白癡!」毫不猶豫的給了對方一個暴栗,工藤新一站起身來,無視對方哀哀叫痛的樣子,臉上有了笑容,旋踵往書房外走去。


   「新一你要去哪?」


   「學校。」


   「啊!你真的捨得再讓我繼續憋下去啊?」


   「笨蛋。」


    看著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戀人,黑羽快斗嘴角噙著笑,默默地將檔案關了起來。


    不論對方最後的決定為何,只要自己是站在他身旁的那一位,怎樣都好。


Fin.


评论
热度(80)
  1. 沐風旋舞 (沐沐)沐風旋舞 转载了此文字
    我懶得把文重發了...直接轉過來比較簡單... Q皿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