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藍天 (快新)


   「哈啾!」響亮的打了一個噴嚏,黑羽快斗此時正從暖和的浴室裡走出來,一邊用著右手胡亂用浴巾擦拭自己的頭髮,一邊用著左手揉了揉通紅的鼻子。


   「感冒了嗎!」聽到噴嚏聲,黑羽千影在廚房擦了擦手走了出來,有些無言以對的看著此時對著自己好不可憐抽抽鼻子的兒子,忍不住數落了起來:「叫你別出門你偏不聽,上午還龍捲風警報呢!下午這麼一會下雨的空檔你竟然傻傻的跑出去......即便一個多星期天氣都沒放晴過也不用這樣啊!」


   「我就是忍不住嘛!」此時頭有些沉重的黑羽快斗趕忙擺出懺悔的樣子以避免黑羽千影的唸叨,有些討好的笑著:「喝你煮的薑湯驅驅寒氣就一定沒問題了。」


   「你還敢說。」狠狠的睥睨了一下自家兒子,但這樣的嘲諷在黑羽快斗打了下一個噴嚏後宣告終結。黑羽千影嘆了口氣:「還不快去把頭髮吹乾了,等等到廚房來喝薑茶。」


   「是~就知道媽媽對我最好了吶!」笑嘻嘻的送了自家母親一個飛吻,黑羽快斗一溜煙的跑回浴室找吹風機。


   「這孩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黑羽千影走回廚房,往正在爐子上滾著薑水的鍋子裡放了把紅糖,並將火關小了些。


    好不容易在繁忙的課業中找到時間來看看自己,就上演了這麼一齣......思及此,黑羽千影皺了皺眉──印象中,新一曾提到快斗對他的照顧......但以快斗這冒冒失失、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的性子,真的有那麼細心嗎?還是只是對方對著自己客氣說快斗的好話......


    "哪天有空再來詳細問問。"黑羽千影在心裡暗自下了決定。工藤新一的身體狀況她是略知一二的,加上後來聽快斗提及剛恢復時的虛弱──「唔......還是今晚問一下那孩子好了。」


※   ※   ※   ※   ※


    關掉了轟隆隆作響的吹風機,黑羽快斗將之收妥在櫥櫃裡後,拿著梳子隨意的梳頭髮。在瞥見鏡子中的自己時他停頓了一下,呆了呆後,他開了水龍頭,沾了水用手把亂髮撫地平整一些。


   「我愛你。」迅速、驕傲並帶點害羞的對著鏡子說完這句話後,快斗忍不住雙手抱頭大叫:「啊啊啊啊新一我也愛你好想念你啊啊啊啊啊!」


    顯然的,想念戀人、已然思念成災的黑羽快斗已經忘了他現在不是身處宿舍,亦不是在一個沒有人聽得懂日語的空間。他這樣大聲地哀嚎十分清晰的傳進了人在廚房的黑羽千影的耳裡。


   「這孩子......」黑羽千影嘆息著搖搖頭。不是不知道自家孩子當時一開始拒絕的原因是什麼,但她很慶幸工藤新一顧全大局的把這個孩子給踢了(?)出來。看著黑羽快斗為了能早日出師回日本而努力的樣子,黑羽千影總會有種看到丈夫生前為魔術癡迷的感覺。靜靜的聽著水滾的撲嚕撲嚕聲交錯著外頭雨聲風聲,淺淺的笑了。「不論是哪方面都真的是像到你了,盜一。」


   「老媽?」收拾好自己,黑羽快斗循著薑湯的味道走到廚房裡,就看到自家媽媽看著薑湯微笑沉思的樣子,不禁有點困惑的喚了對方一聲。


   「啊?你好啦?」回過神來看到兒子一臉不解的樣子,黑羽千影沒解釋什麼。伸手將爐子熄了,她將薑湯徐徐倒入早已放置在一旁的碗中,唸叨著:「快把這薑茶給喝了,別感冒──你最近不是還有一個project要忙嗎?」


   「唉呦我知道啦!別擔心嘛!」黑羽快斗自負的笑笑,既然媽媽不想說,他也就順著轉話題。「你相信你兒子的腦袋吧!」


   「很難。」黑羽千影這兩個字讓黑羽快斗差點沒在捧著薑湯走向客廳時絆倒,但她像是沒注意到似的,自顧自的繼續說:「一個在這種天氣還天真地以為會雨停很久、接著還愚蠢到跑出去的人你說我怎麼可能相信他的智商?」

        

   「老媽......」黑羽快斗十分無力。「我有看到藍天嘛!」


   「是是是......」非常敷衍的回應,跟著他一起走到客廳坐下。黑羽千影一邊開了電視機看天氣預報一邊唸:「不過下雨一個星期,又不是從此都不會放晴,你興奮成那個樣子像話嗎?」


   「......」啜飲著手中熱呼呼的薑湯,黑羽快斗沒有應答。


    他怎麼能告訴媽媽,在新一不願意視訊的情況下,那像極了對方眼睛顏色的藍天是他想念對方時最好的慰藉?這連他自己想想都覺得自己有點變態──更別提今天就單單為了那小小一片藍就不顧母親反對就跑出去的行為了。


    "說出來肯定會被唸的更慘。"喝著薑茶,黑羽快斗決定這會是他永遠的秘密。


※   ※   ※   ※   ※


   「......哈啾!......哈啾!.......哈啾!......唔......」揉了揉已經被自己揉到發痛的鼻子,黑羽快斗隨手抽了張放置在床頭櫃上的衛生紙擦拭著自己的鼻水。接著隨手將衛生紙團投進放置在床邊的、已經八分滿了的垃圾桶裡。


    他那被那片藍所蠱惑、妄然無視氣象預報而衝到外頭最終被雨淋濕的後果,就是回到宿舍後慢慢出現的、疑似在嘲笑提醒他有多癡傻愚蠢的感冒症狀。


    鬱悶的從床上爬起身坐直,黑羽快斗只覺得自己方才差點沒因鼻塞而窒息身亡。再抽了一張衛生紙擦了擦流出的鼻水,他看了看擺放在床邊的鬧鐘。散著螢光綠的時針和分針清清楚楚告訴他現在是凌晨三點,離他上次起來擤鼻涕不過過了短短兩個小時。


    摸摸自己的額頭,亂髮少年有些鬱悶的發現自己正發燒著。帶來的溫度計不知道放哪了,處於頭昏目眩狀態的他也不想耗費自己的腦力與體力去尋找那小小的存在──身上清清楚楚散發的高溫用不著他再使用溫度計確認自己發燒的事實。


    有些賭氣的使力擦了擦鼻頭,將垃圾丟進桶子裡。他屈起腿,手肘圈起了雙膝,把自己的頭靠在膝蓋上。他難受的抽了抽鼻子,靜靜的坐在黑暗靜謐的空間裡,突然沒來由的覺得有點寂寞。


    一場雨,照理來說,在他回家立刻沖了熱水澡、又喝了薑茶驅寒的情況下,應該不至於讓他狼狽成這副德行。


    歪歪頭,他凝視著牆上的一點,輕輕的嘆了口氣──難道是因為自己最近作息不正常的緣故?都說感冒生病是身體強迫一個人休息的方式,這次的感冒是否在告訴自己應該放慢步調?


    在外求學,他一直努力著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達到設定的目標。常常在完成課業後持續的練習、構思屬於自己的魔術。鞭策自己只希冀能快點、再快一點回去心愛的偵探身邊......


   「真的......好想新一啊!」帶著濃厚的鼻音,黑羽快斗喃喃的對著沉滯的空氣說了出口。


※   ※   ※   ※   ※


    晚上八點二十三分,工藤新一剛泡好了一杯大吉嶺,拿著心愛的第四個簽名窩到了沙發上坐好。將茶杯穩穩地放置在茶几上,他喬了喬自己的姿勢,準備好好的窩在舒適的沙發上休息享受一番。沒想到才剛翻開書扉就聽到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


   「不會是服部那有什麼案件了吧?」喃喃自語著,工藤新一想到那位大喇喇地友人就覺得心頭暖暖的。自黑羽快斗去美國求學後,這位有著濃厚關西腔的友人就會三不五時的拿案件找自己,表面上說是交流,但其中陪伴的意味和關心他不會不懂。


    伸手拿過手機,詫異地發現這是戀人傳來的訊息。


    抬頭瞄了一眼時鐘,在腦中迅速的換算了一下對方的時間,工藤新一的眉頭皺了起來。迅速的點開訊息,只有短短的幾個字:「突然好想你。」


    抿了抿嘴,雖然對方常三不五時的在電話中這樣那樣的撒嬌和油嘴滑舌,但在這個時間點還是頭一遭。想到那傢伙從來都不願讓自己感受到憂慮或擔心、老愛報喜不報憂的習性,工藤新一原本正打算按下回復訊息的指尖頓了頓。


    關了訊息,工藤新一跳到了主頁面,熟練的輸入早已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撥出。


    他知道,倘若自己選擇用簡訊回應的話,那個正在太平洋另一邊懊惱傳了這個訊息打擾自己的戀人肯定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就像是他真的是剛好半夜睡不著突然想傳簡訊和自己聊聊一樣──但要知道,他可是和那傢伙同床共枕了不長不短的一段時間。這位小偷為了讓晚上的偷竊不影響白天的作息,可練就了一沾床就睡熟的好本事──失眠這種理由拿來騙騙其他人可以,要騙過自己是斷然不可能的事。


    聆聽著枯燥乏味的嘟嘟聲,工藤新一挑起了眉。

    

    這傢伙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回應?


    肯定有鬼。


※   ※   ※   ※   ※


    看著電話,黑羽快斗正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因為一時的寂寞就傳訊息給遠在日本的戀人。憑工藤新一對自己的了解,一定會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吧?現在再傳一封只是做惡夢之類的訊息給他不知道對方會不會買單啊?


    不等他糾結完,握在手中的電話就響起了他專門為對方設的鈴聲,突然在靜謐的空間出現的聲音讓他嚇了一跳。


   「......」看著手中的電話,黑羽快斗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接──現在這鼻音濃厚的聲音,一開口就穿幫了吧?但不接的話......新一會不會更擔心自己?


    短短的思考幾秒後,黑羽快斗還是硬著頭皮按下接聽鍵,正準備開口就聽到戀人冷冷地聲音傳了過來:「說吧!是感冒了、受傷了還是在醫院了?」


   「......感冒。」雖然對方的語氣不善,但黑羽快斗了解那話語中的不滿是對於自己方才試圖逃避所產生的情緒,不免有些懊喪──自己,還是讓對方擔心了吶。


   「感冒不好好休息,凌晨三點多傳什麼訊息?」聽到對方語氣裡的無奈與最後的嘆息,黑羽快斗突然覺得,雖然頭還是昏昏的,但似乎沒有那麼難受。就像是前幾天在灰暗的天空中出現的那片藍,澄澈的似乎可以擊退所有黑暗。


    聽著對方一反寡言的叨唸自己要多喝水多休息的話語,黑羽快斗嘴角原本因感冒不舒服而下垂的弧度漸漸的揚起。


   「我會好好休息,新一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喔!」仰躺回床上,黑羽快斗語調輕快的回應對方,放鬆的聽著戀人的聲音,他突然覺得有些睡意。

    

    是誰說過,感冒跟愛一樣,會讓心漸漸酥麻至身體無法支撐的地步?


    帶著笑和對方說了聲再見,黑羽快斗放好手機,往暖暖的被窩裡縮了縮。


    這次,一定可以一覺到天亮了吧?


    夢裡也一定會有藍天相伴。


END.

之前不自量力為Hunter寫的番外,在貼吧曾經發過。奎奎你要的淋雨來了 XDDDDDDD

评论(2)
热度(34)
  1. 向日奎的秘密花園沐風旋舞 (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