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腹黑 (快柯)

   「嗯......先跳上去......然後......」


    假日早晨,一個可愛的男孩正看著單槓,歪著頭,嘴裡喃喃自語了好一會,接著便伸直雙手往上用力的一跳,抓住了那比他還高的竿子。


    模仿體操選手的動作,男孩使勁的將自己的身體往上拉,整張臉因為用力的原故而顯得紅撲撲的。


    只見他費力的將腳跨過竿子,一個用力的將原先趴在竿子上的身體調整成坐姿,雙手仍抓著棍子好維持平衡,男孩湛藍的眼和晴朗的天相互輝映,微張著嘴喘氣,雙腳則是不自覺的在空中晃啊晃的。


    在他的呼吸慢慢的平緩下來後,男孩偏著頭似乎在考慮要將腦子裡的哪個精采動作付諸實行時,一個稚嫩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考。

 

   「你在做什麼?」


   「啊?」將視線從藍天中收回,男孩低下頭看找著聲音來源,搜尋的視線停在一個跟他長得相像的男孩身上。


   「你在做什麼?」伸出小小的食指,那孩子比了比竿子,試著想說的更清楚些,「如果你不玩的話我想玩。」


   「喔,可是我想先玩一下......」小小的眉頭皺了皺,「等一下再給你玩好不好?」


   「......那等一下該我喔!」似乎並不討厭這個長個跟自己很像的男孩,很爽快的答應對方提出的建議。小小的身影站在一旁,灰藍的眼眨啊眨的似乎想看看對方會做什麼厲害的動作。


   「嗯。」小孩的嘴角微微翹起,想了下自己想做的動作,接著,小小的身軀隨即流暢的動了起來。


※   ※   ※   ※   ※


   「......柯南?喂!柯南!」一個胖嘟嘟的孩子似乎對於眼前某個自己的"屬下"無視於自己十分不滿,直到對方像是嚇到一般的看著他才不很耐煩的比比對方正坐著的槓桿,「你到底要不要玩啊?」


   「喔喔,抱歉。」從記憶中回過神來的偽男孩對著此時正用半月眼看自己的元太道歉,「我剛剛想到其他事情......」


   「剛剛柯南想到什麼啊?」甜甜的女童音插了進來,偏著頭,有些疑惑的看著坐在竿子上的男孩,「是不是作業還沒有寫完?」


   「呵呵......對......對啊......」想到那簡單到根本是在污辱自己腦細胞的作業,某偽正太嘴角不自覺的抽搐著。


   「這次的功課不難啦!柯南如果不會的話我可以幫你喔!」以為自己說對了的步美小朋友熱心的對心儀已久的男孩提出建議,「要不我們現在就去你家吧!」


   「不,不用啦!」注意到另外兩道殺人般的視線,柯南越發覺得無奈,無力的婉拒女孩的好意,「如果不會的話我還可以問小蘭姊姊呢!」


   「真的嗎?」


   「嗯,真的。」逃避似的,柯南急忙的前翻了下,一語不發的做著在記憶中的那個下午某人曾經教過他的一些動作。


   「不用擔心他啦!步美。」似笑非笑的,一個褐髮少女淡淡的開口,「江戶川他除了小蘭姊外還有其他人可以靠呢!」


   「誒......」隨著灰原的這句結論,不僅步美他們覺得有些詫異,就連正在槓桿上柯南都因為這句話分神,手不小心滑了下,眼看就要摔傷,旁邊卻有個少年跳了出來,將小小的身軀緊緊的護在懷裡。


   「......在別人玩槓桿的時候讓人分心很不好啊!小姑娘。」確定懷裡的小孩沒有一絲不妥,俊俏的少年抱著柯南轉過身來,臉上有著不悅,「一不小心會讓人受傷的。」


   「我又沒說什麼。」清清淡淡的笑了下,女孩無辜的聳聳肩,「誰知道他反應會這麼大。」


   「你......」感受到懷中小孩的拉扯,少年像是明白了什麼停下了興師問罪的話語並將他放了下來,只是臉上的表情仍是一片陰霾。


   「柯南,這個大哥哥是誰?」


   「喔......他是我之前在公園認識的人。」非常隨便的回答朋友的問題,連個名字也沒提,柯南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的拉著少年,「我還有事,先走囉!」


   「嗯......柯南掰掰」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步美和其他兩個孩子沒有多想,努力和和柯南揮揮手的他們自然沒有看到後頭灰原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   ※   ※   ※   ※


   「新一你沒事吧?有被嚇到嗎?」被柯南拖著走的少年在走了幾步路後使了下力變成牽著對方,有些擔心的問著。


   「沒事。」有點悶悶不樂的聲音,「你為什麼會在這邊?」


   「啊......嗯......沒事,只是剛好想來我們初遇的地方走走......」打死他都不會說是因為紅子一句『你的愛人今天可能會受傷。』這句話而整天偷偷的在新一旁邊跟前跟後的暗中當保鑣,要說了一定會被新一嗤之以鼻的說什麼:『你不是都不相信那些東西嗎?』之類的話......但既然紅子說的預言跟新一的安危有關,說什麼他也不敢冒險。「嗯......那你怎麼會在這邊?是不是也在回憶那天早上?」


   「那天早上有什麼好回憶的?」冷冷的吐槽,新一別過頭看著其他地方,「不就是玩單槓嗎?」


   「啊啊~!新一你忘了你那天也跌在我身上嗎?」順利的轉移話題,某人暗自在心裡竊笑著,「而且你還收了我的訂情禮。」


   「什麼定情禮?」不爽的回瞪,「那朵玫瑰害我回家被我媽問了好久。」


   「呵呵,新一幹麻這麼計較呢?」彎下腰,用空著的另一手抱起男孩,「像我這麼優秀的老公不好找,要惜福吶,新一。」


   「你什麼時候是我老公了?還有,快放我下來......」


   「不要。」親親對方的臉頰,黑羽快斗露出了標準的痞子笑容。


   「放我下來。」柯南不爽的將頭別過去,不知道是夕陽的緣故還是其他的原因,小小的臉頰紅撲撲的。


   「不‧要~」



※   ※   ※   ※   ※


   「吶,說好的香奈兒包包。」噙著得意的笑,灰原將一個名牌包遞給了一個美艷的女孩,「有機會的話再合作吧!」


   「當然~」笑咪咪的接過,紅子同樣笑的奸詐。


    什麼什麼,你問為什麼灰原會有名牌包?為什麼他們倆會湊一起?


    不就是因為某個嘴硬的人說他這輩子不可能對黑羽快斗主動的投懷送抱,灰原順水推舟的要他打賭,接著順手製造了這麼個小小意外讓工藤新一"不得不" "主動" "投懷送抱",贏得了兩個名牌包嘛~


    雖然對於這次的打賭某人輸的心不甘、情不願,但......反正他的怒氣自會找到人發洩,不怕。


※   ※   ※   ※   ※


   「吶吶,這玫瑰送你好不好?」一個有著灰藍眼睛的孩子憑空變出了朵玫瑰遞給跟自己玩了一上午的朋友。


   「喔......謝謝......」接過玫瑰,有著天藍眼睛的孩子雖然疑惑,但還是接受了對方的好意,「剛剛......你沒受傷吧?」


   「沒有。」男孩俏皮的笑了笑,「你真的介意的話,下次有機會換我壓在你身上好了~」


END.


這是鏡壇某一年的活動文,主要是挑兩張圖然後開腦洞~ 我選的一張是柯南從單槓上摔下的瞬間和小快斗遞出玫瑰花的圖片~。

评论
热度(42)
  1. 向日奎的秘密花園沐風旋舞 (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
    最後一句………………(陰沈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