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風旋舞 (沐沐)

原本用沐風旋舞在 http://dancinginthewind.lofter.com/ 發文,但因種種不可抗力,得換帳號發文。不是抄襲,請看文覺得眼熟的讀者們(如果有的話)別緊張啊~!

【快新】一眼瞬間

※命名廢,文題不符請注意... Orz



    黑羽快斗覺得自己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面對面的看到工藤新一的那晚。


    不是那個被囿限在國小生軀體內的江戶川柯南,而是作為高中生偵探的工藤新一。


    在那天前,黑羽快斗並不認為見到工藤新一回復成高中生的樣子會對自己有多大的衝擊。畢竟,對於曾為了扮演這個高中生偵探而下過苦功去找相片與影片的自己而言,見到對方"不過就是照真人版的鏡子"爾爾。但這些想法在那天他以怪盜基德的身分降落在屋頂,見到那斜倚在牆邊的淺藍色修長身影時破裂的一乾二淨。


    褪去那個小學生的軀殼與樣貌,取而代之的是屬於青少年應有的碩長身影。過去在那張孩童臉上顯得怪異的犀利眼神與工藤新一原本的臉龐十分協調,散發出自信的光芒。這位高中生偵探身上所散發的氣場與自信,更是遠勝過於需要隱藏身分時候的江戶川柯南。不過就那樣隨興的站姿,卻讓人捨不得轉開目光,只想將這樣的風景給佔有與收藏。


    黑羽快斗突然想起,在黑衣組織瓦解之前,他有次混入警局時得知工藤新一在帝丹高中以原本的相貌解決了一件兇殺案,但新聞因警方的封鎖沒有出現關於工藤新一的報導。他知道消息後曾試圖到帝丹打探過,但帝丹的學生竟然真的按照服部平次的要求而對事件閉口不談就讓他著實詫異了一陣子。當時只以為沒有傳聞純粹是因為服部平次的號召力夠以及帝丹的學生愛校的緣故,但或許,帝丹的學生們對於這位偵探的喜愛也是理由之一。


    沒等自己收拾好複雜的思緒,那湛藍如晴空的雙眼已經望了過來。與之對望的時候,黑羽快斗相信自己聽到了命運之輪嘎嘎轉動的聲音,還有小泉紅子那魔女的聲音在腦中冷冷的對自己宣判:『光之魔人將消滅白色罪人。』


    "也許吧!"黑羽快斗在心裡回嘴。"但沒到最後一刻不會見真章的。"


    低頭往下拉了拉自己的大禮帽,告誡自己絕不能因任何情況而改變屬於怪盜基德的撲克面具,黑羽快斗微微一哂,再抬起頭已是怪盜基德專屬的自傲神情。


   「好久不見,名偵探。」直直的望進對方眼裡,怪盜基德碰了碰帽沿對偵探打了個招呼。「你似乎變了不少?」


   「我倒覺得與變裝老手的你相比還差了一截。」工藤新一毫不遲疑的回復。雖然過去已經與對方交手、合作與彼此威脅數次,但今晚算是第一次以完整的工藤新一來和對方對決。方才怪盜基德降落在天台時,工藤新一便立刻察覺了。在看向對方的時候,工藤新一在心中感嘆,視角與過去還是孩童時完全不同。在還是柯南的時刻,他總是需要抬頭看向怪盜,除非怪盜基德選擇低頭或蹲下,否則根本無法與對方平視。而今晚,他可以輕輕鬆鬆的與對方對視而不需落在下風,怪盜眼神中的驚訝與神采的轉變沒有逃離自己的眼睛。他猜測著怪盜基德的轉變,並滿足於自己總算不再需要仰望對方。


    終於,他工藤新一可以不須顧忌他人眼光、躲躲藏藏於陰影之中,而是能將完整的工藤新一展現在對方眼前,並與之對決。


   「唔......名偵探今天似乎勢在必得吶?」感受到那湛藍雙眼中的躍躍欲試與興奮,怪盜基德臉上揚起了笑容。隨意的拋了拋手中剛偷到手的寶石,腦中突然想到幾個星期看的新聞──如果他沒記錯,在破獲黑衣組織的記者會裡,工藤新一在整個行動中是有受到槍傷的,雖沒危及生命危險,但也不是兩三個星期就能康復到處活蹦亂跳的。眨了眨眼,黑羽快斗帶著探究的目光分析著工藤新一靠牆的姿勢。再開口,語氣裡已經帶了諷刺的意味:「不過......我沒想到日本警察已經沒用到需要讓一個身體沒有痊癒的名偵探出馬的地步。」


   「......。」有些訝異於怪盜基德那話語裡隱藏的怒氣,工藤新一直直地看向對方的臉龐,雖然那張撲克臉仍是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但他就是知道對方現在的心情很糟,而且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忍不住,工藤新一開口反駁道:「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好的差不多跟完全康復兩者可是大大不同。」怪盜基德伸出右手的食指搖了搖,滿臉的不贊同。「還是說,名偵探以為我怪盜基德是你可以在尚未痊癒的狀態下逮捕的?」


     工藤新一皺了皺眉頭。對方話語裡那濃濃的不滿可說是十分罕見,但他不明白為何怪盜基德會如此介意。自己的身體雖然尚未恢復到百分之百的狀態,但也恢復了六七成。是以,在聽到怪盜基德又有所行動的時候,他就坐不住了。想到能和這位亦敵亦友的怪盜交手他就止不住的興奮──甚至是期待著的,但現在這個怪盜倒是一副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一般。工藤新一知道,怪盜基德語氣裡的諷刺早已隨著兩人交集次數的上升而減少,像這次明顯帶有不滿的語調可說是鮮少發生。而自己莫名的,因為對方的態度而感到些許的委屈與怒氣。「你在鬧什麼脾氣,怪盜基德?」


   「鬧脾氣?」怪盜基德帶著誇張的語調重複了這三個字。雖然從過去的種種事件中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一碰到事件可說是完全靜不下來,但對方如此不重視自己身體的行為確實讓他有些惱火。「名偵探,我才想問問你作為一個受了槍傷後的傷患卻沒有好好待在醫院或家裡調養、現在還跑出來吹風抓犯人究竟是在想什麼?好歹想想那些關心你的人的心情吧?」


    他實在不懂,為什麼工藤新一身旁的人就只會放任這個人一次又一次的往危險裡闖。有好幾次,要不是自己就在旁邊,這個偵探早就已經斷手斷腳甚至喪失性命了。一想到可能會失去眼前這個耀眼的存在,怪盜基德的神情就更為凜冽。“如果,名偵探的身邊沒有一個人可以做他的剎車,那就由我來吧!”


   “關心我的人……嗎?”聽到怪盜基德直白的指責,工藤新一突然不知道該回什麼。在碰到事件時,不管是毛利蘭、父母、阿笠博士、灰原哀或是服部平次,都曾要自己小心,但大概覺得沒用便任由自己到處去闖。而他一次次的,仗著他們對自己的縱容與對事件的熱血把自己往危險裡送,鮮少想到他們的心情。


    怪盜基德是第一個,如此直白的點明他對自己的關心與對這樣作法的不滿、而且……顯然不打算順著自己的人。


   關東名偵探低頭微微一哂,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是該稍稍改變一些。在他尚未開口前,便聽到怪盜基德的聲音傳來:「喏,名偵探。」


    「嗯?」工藤新一抬起頭,便見到怪盜基德持寶石的左手微微一揮,那顆璀璨的寶石便在空氣中劃出圓滑的弧線往自己飛來,他趕忙舉手接住。


    「今晚就這樣吧!」扶了扶自己的單眼鏡片,怪盜基德對著這位人稱警察的救世主的偵探道:「你可得好好休養,下回就來分個高下。」


    「那在這段期間你可千萬別被其他人給抓到啊!」知道對方方才的話語是出自關心,工藤新一也有了心思調侃對方。


    聞言,怪盜基德笑了。他拉開了自己的滑翔翼,在跳向暗黑的夜空之前,他對著這位光之魔人拋下了一句:「名偵探是在圈畫所有權的話,我很樂意喔!」


   「什麼圈畫所有權啊?還樂意呢!」怪盜基德的話讓偵探一楞,反應過來後,工藤新一看著那越飛越遠的白色身影不滿的嘟噥著:「到時候把你送進監獄看你還樂意不樂意。」

    

    話雖如此,他的嘴角仍止不住的上揚。


    他期待康復後與怪盜基德的對決。


Fin. 


评论(8)
热度(74)